承先啟後 探尋電影多元價值觀

台北電影節影展主席─易智言導演

Interview With President of Taipei Film Festival Yee Chih Yen


 

易智言|承先啟後  探尋電影多元價值觀|THE POINT POST

Fyne經典彈力西裝外套 、Fyne合身襯衫


提及易智言導演,你第一聯想到的也許是影響一代年輕人的《藍色大門》或《危險心靈》,也可能是耗時十年,在2020年勇奪金馬獎最佳動畫長片的《廢棄之城》。而現在易智言有另一個身份——2021年台北電影節主席,隨著他的上任,也宣告中生代導演正式接手電影節大典指揮棒。轉換身份成為主席,是否意味著導演職涯邁入退休,他笑著說:「我三十年前就在想退休了,但那都只是想想,所謂的退休是用在那些有規律工作的人身上,對我而言退休代表的是,自己已經沒有想表達的故事了。」所以在今年他選擇擔任台北電影節影展主席,是期望透過影展,分享他認為值得傳遞的故事,用自己的方式承先啟後。


台灣電影史上的交棒與傳承


首次接任大型電影節主席,易智言坦言接到消息當下他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對於主席的職位,自認無法符合大眾對於主席的想像,他說道:「我覺得自己不是最適合、最優秀的人,所以我請總監再考慮考慮,還提供很多更棒的名單。」但此時,總監李亞梅的一句話,改變了易智言的想法。「如果台灣有電影史,該輪到你們這輩交接了。」在當下,他聯想到了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晚春》中,父親對女兒在片尾說的那一句話:「天地之間有一定時序,我們應該遵守。」是啊,前輩們在電影節的努力與付出已經夠多了,易智言決定聽從內心的聲音,擔負起傳承臺灣電影史的使命。



易智言|承先啟後  探尋電影多元價值觀|THE POINT POST

多元並存電影環境


剛開始易智言對於接下主席職務並沒有太多的預設立場,「我沒有任何偉大的理想抱負,因為這不是個人秀,我只想繼承台北電影節的精神。」他分享說道,台北電影節為「中時晚報電影獎」的升級,不同於主流的金馬獎,台北電影節以大膽創新風格聞名,在這裡擁有更多的機會可以挑戰獎項,廣納不同的聲音,並鼓勵更多領域的新人。


當我們問及易智言,這是否意味者台北電影節比起其他影展具有更大的包容性?易智言表示不應該使用「包容」這個詞來形容台北電影節的多元發展,他認為,包容仍舊建立在權力位階相較高者對於低者的施捨,而他認為所謂另類的聲音不用特意宣傳或者抵抗,在台北電影節就可以彼此進行交流對話,這促成電影多元的創作可能,開創具有顛覆性、能夠激起挑戰的新電影環境。


談及北影提拔新人這件事,易智言認為「新人」與「另類」這兩個概念是相輔相成的,雖然「新」不代表絕對的正確,也不同義於好或進步,但納入新人會帶來流動,也有機會開啟對話空間,「不然大家就會留在同溫層,大笑且腐爛。」易智言笑著說。


易智言創作的那一幕


談及本次特刊主題「幕幕」,易智言與我們分享他印象最深刻的一幕電影畫面。德裔美國導演劉別謙 (Ernst Lubitsch) 於1937年的《Angel》中,女主角瑪琳.黛德麗(Marlene Dietrich)在公園和情郎提分手,但二人拉扯的過程,鏡頭只拍攝旁邊一位賣花老婦目睹過程時臉上驚恐的反應,完全不拍廉價戲劇性的主角們。在這場戲,導演呈現了古典電影語言反應鏡頭的效果,但用法上又完全不守反應鏡頭的常規。往往是這種電影畫面,既古典保守又顛覆,讓他印象深刻。反而不是什麼大場面,不必浩氣蓋山河。


爾後,易智言謙虛地說起自己使用電影語言的例子,重複強調自己很老派,十分注重人物刻畫。他習慣將歲月在流年間所醞釀的感受幻化成電影劇本,四十歲拍攝的《藍色大門》看到的是戀愛的感受,映入眼簾的人身剪影,那搓起的雙腳,在逆光的照映下像極了兩人舞蹈。對易智言來說,劇本是藍圖,無須刻意求工,重點是整理出當下想說的話。拍攝時才是另一種創作的開始,要敏感地抓住當下稍縱即逝的誠懇感受。「好的創作必須發出最誠懇的聲響」這是易智言的堅持,也是他專屬的說話方式。



易智言|承先啟後  探尋電影多元價值觀|THE POINT POST

創作者的主體性


凡是創作者,都希望自己嘔心瀝血的故事能讓大家注意並且討論,作為導演,易智言毫不忌諱的表示自己還是會在乎票房,但相較於票房好壞,更重要的是創作者的主體性是否被保留。


好比戀愛關係,如果當中沒有自我的存在,那意義為何?所以易智言一直在說自己想說的話,無所謂票房的關注拍攝了都市疏離的《寂寞芳心俱樂部》與同志議題的《藍色大門》,也講出了教育改革和青少年成長的《危險心靈》,更不用說花費12年費盡心血,談環保,談天命,談和青春道別的《廢棄之城》,這些電影是易智言的主體,播放著他想要告訴世人的心聲。


魚幫水,水幫魚的互利生態


「大家一直說我提拔新人,但其實新人也是在幫助我。」沒有陳柏霖、桂綸鎂的《藍色大門》不是藍色大門,必須有黃河的《危險心靈》才有辦法成就獨特。尋覓瑰寶不容易,在易智言眼中,演員必須有自己的個性,他要的是擁有自我的人,在鏡頭前能展現最真實的互動,如此投射進角色才能顯得與眾不同。「你們看見的這些成功,是基於演員們本身對自我的要求,當然背後的幕後團隊更不用多說,攝影師、美術團隊等部門在背後支撐著整個電影的產生。」易智言提醒我們在稱讚他的電影時也必須知道,這些成就不是屬於他個人的,是團隊盡力配合與支持,才有辦法撐起這些成就。


發聲無需聲嘶力竭,但須中氣十足


作為藝術創作者,能不能讓觀眾喜愛,除了大量的努力、扎實的基底功,還要加上部分的運氣,同時得忍受長期無援的孤獨與無助。易智言讓我們看到,在電影創作這條路上,發聲無需聲嘶力竭,但須中氣十足。此刻擔任新一世代的台北電影節主席一角,易智言將帶著大家探尋電影的多元價值,無論你是電影從業人員或僅是單純的觀影者,相信台北電影節裡都有屬於你最深刻的那一幕。


 

Photographer‭ ‬‭|‬‭ ‬Jimmy Chao(也是視物社) · Managing Editor‭ ‬‭|‬‭ Young Yang · Editor‭ ‬‭|‬‭ ‬William Chen

#易智言 #導演 #台北電影節 #主席 #寂寞芳心俱樂部 #藍色大門 #危險心靈 #廢棄之城

©有著作權侵害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