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沒有時間妄自菲薄—《無聲》陳姸霏


 

陳姸霏|演員沒有時間妄自菲薄|THE POINT POST

Just Cavalli豹紋洋裝


「你跟他們一起欺負我就沒事了。」泳池旁,貝貝這樣對張誠說。一句話道進多少無奈與悲傷,由陳姸霏飾演的貝貝,讓多少螢幕前的觀眾跟著為之心碎。2020年,陳姸霏先後出演《無聲》及《孤味》兩部口碑及票房雙豐收的電影,成功在影壇打響知名度,說是去年最受矚目的影壇新人,一點也不為過。


陳姸霏天生就注定要成為演員,對自我要求極高的她,表演上任何細節都力求完美,「只要是我下定決心要做的事情,我就會選擇做到最好。」接到一個角色後,她會開始嚴格要求自己,將自己完全抽離帶入至角色之中,她笑言:「某種程度上是滿逼迫自己的。」其實在接演《無聲》之前,陳姸霏也曾經問過自己:「別人會喜歡我的表演嗎?我會表演嗎?」內心的不自信讓她曾抗拒柯貞年導演的邀請。直到開拍後,陳姸霏從表演身上找尋到了自信與歸屬感,是過往在戲劇科從未有過的感覺。


陳姸霏|演員沒有時間妄自菲薄|THE POINT POST

Longchamp 格紋洋裝


儘管在過程中,會因為壓力不斷質問自己,「我所做的東西是否符合導演的期待。」但陳姸霏堅信,作為一位演員,妳沒有時間不自信,必須把握當下完成導演想像的那一幕,若有不對也要記取教訓,去理解怎樣可以更好,並在下一幕交出更好的表現。身為演員,陳姸霏對於表演一直有股使命感,她認為每個角色都有不一樣的生命,必須肩負起演員的責任,演好不同階段的每一幕鏡頭。


談及貝貝這一角色最難著墨的那一幕,陳姸霏認為性侵戲是拍攝過程是最大的挑戰。柯貞年導演曾問她:「能不能給貝貝的每個哭戲,都有不同哭的情緒。」陳姸霏分享說道,貝貝在劇中被性侵不只一次,從一開始、中間到最後,至少會有三個情緒轉折點,最初的抗拒憤怒到結尾的無奈與痛苦,每場性侵戲的情緒都不一樣。為此,陳姸霏將自我拋開,將內心完全注入貝貝的靈魂,真實重現面對性侵的無助與痛苦經歷,也收穫了影迷的諸多好評。


陳姸霏|演員沒有時間妄自菲薄|THE POINT POST

黑色針織毛衣、牛仔褲 All by Longchamp


電影對陳姸霏來說,就像是造夢的過程,每拍完一部電影,都像是做了一場美夢,跟著角色去探索不同的生活,感受悲歡離合。陳姸霏回憶說道,曾經有影迷問她:「為什麼貝貝當下不選擇離開?」陳姸霏也在思考的過程中,逐步挖掘內心最深層的自己,去發想為什麼角色要怎樣做。經由不斷地反思與琢磨的過程中,也讓陳姸霏更理解自己,找到人生情緒的發洩出口。從金馬到北影,陳姸霏謙虛地表示,入圍就是肯定,她也不以獎項為衡量成就的目標。身為一位演員,陳姸霏選擇不斷突破自己,在不同角色中蓄積表演能量,無論演員之路有多長,將持續帶給觀眾更具能量的作品。


 

Photographer‭ ‬‭|‬‭ ‬Jimmy Chao(也是視物社) · Makeup | Backsate-Aga · Hair | Four Lite Hair Cafe-doreen · Managing Editor‭ ‬‭|‬‭ Young Yang · Editor‭ ‬‭|‬‭ ‬William Chen


#陳姸霏 #台北電影節 #無聲 #演員 #貝貝 ©有著作權侵害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