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之藝創造者─積家X當代藝術家 ZIMOUN


在積家的世界裡,見證的不僅是製錶工藝的淬煉精神,更同時感受當代藝術璀璨的軌跡。2020年適逢積家製作第一枚三問報時機械機芯150週年,積家通過與藝術合作的方式拓展極具紀念性的創新與文化里程碑。積家推出「The Sound Maker」年度主題展,邀請瑞士當代藝術家Zimoun創作全新「聲音雕塑」(sound sculpture)藝術傑作,今秋於中國首站展覽結束後,將開啟環球巡展之旅。




聲音建築張力美學

積家的製錶師將金屬原料轉變為微型的機械與音樂藝術作;Zimoun將簡單的原材料與工業零件改造成「聲音雕塑」,重新定義了傳統的雕塑、運動、聲音等概念,引領觀展者進入藝術家構築的超絕感官饗宴。兩者雖位處不同領域,但同樣掌握了精湛點化凡庸材料與枯燥數學演算的工藝,並從中催生藝術的美好。


Zimoun專心耕耘在藝術領域中音樂與美術之間,利用簡單的功能性零件,架構出他心中獨一無二的「聲音建築」,他的聲響裝置多元且不侷限於單一領域,綜合了看似平凡無奇的工業零件,卻能盡情探索預置系統中的機械節奏與音響流轉。在Zimoun的作品中清晰展演了現代主義的規整秩序與現代生活的喧囂無序間一觸即發的張力。



同中有異,異中存同的工藝火花

談及工藝創作的想法與理念,Zimoun表示藝術創作與高級製錶工藝既有相似之處,亦有本質上的歧異。他認爲鐘錶的世界絕對不容許任何瑕疵或不規則,但在他的創作中偶然、混亂、隨機與巧合正是他藝術品創作中重要的養份。在Zimoun打造的作品系統裡,不同作品成分的彼此互動,通過多樣成分與元素的並置,構築出作品整體在展場空間呈現也會較為宏觀,然而積家的作品卻是在微觀的方寸之地暗自運作。兩者間同中有異,異中存同,跨領域工藝美學火花,激迸出Zimoun與過往不同的全新創作靈感。

不經修飾的創作本色

針對本次全新作品「1944 個預置直流馬達、72X72 公分中密度纖維板、直徑 8 公分的圓形金屬碟片,2020年製」Zimoun分享道:「試圖保持作品本色,精簡不多修飾,如此一來,作品的功能更像是事物背後的一段符碼,而非與特定事物的一對一連結。」因此他刻意取了一個單純描述材料的作品名稱,賦予觀眾更多的解讀自由。從這個意義層面上來看,觀眾在探索藝術作品的同時,也在某種程度上扮演了完善作品的重要創造性角色。

我們可以觀察到Zimoun的藝術裝置是三維的聲音結構,涵蓋空間體驗,以及對聲音、材質及空間的探索與感知。他表示:「所聞即所見,所見即所聞,它並不是視覺與聲學元素的結合,因為兩者的來源完全相同。」因此我們可以將裝置作品看作是是一個整體,內眼可見的實物材料,機械摩擦的聲音共鳴,甚至,還能聞到它的味道。在Zimoun裝置作品中,聲音並不比視覺元素更加重要,反之亦然,因為兩者本為一體,因此在創作上Zimoun選擇將大部分注意力放在細節上,嘗試去削減作品,使它呈現最本質的精髓。




錯綜呈現的媒材組合


錯綜呈現的媒材組合在創作媒材選擇上同時考量了視覺、觸覺、功能性和聽覺方面的標準,同時也反映了Zimoun對於簡約原則的堅持。他偏好簡單、原始、沒有經過特別精緻加工的一般日常或工業材料。另一方面,也必須考量到影響裝置運作的因素,如:涉及到材料的動力學、材料特性及其共振性質。


在專為積家製作的這件作品中,Zimoun選擇使用小型直流電馬達、手工彎曲的電線、中密度纖維板與極薄的圓形金屬碟片。該裝置特別之處在於該裝置驅動了將近 2000 枚金屬碟片,還藉由與纖維板的摩擦製造出聲響;金屬碟片下方的電線均為手工製作、手動鋪設,因此每根電線都有著些微差異,這樣的差異也使得每片金屬圓碟的旋轉不致過於整齊劃一;每片圓碟的獨特個性,合力影響了作品整體的視覺和聲學特色。正因為內部不整齊的媒材工法,該作品的聲音變得極度複雜,猶如自然界的一條河,聲響隨時變動,永遠不會再度流淌出完全相同的樂章。這件作品的視覺表現上,也出現了相同的複雜性。許許多多的碟片以相異的速度移動,在某些位置造成了光線反射,營造出一種類似於波光粼粼水面的閃爍視覺效果,連動蔓延到整個作品表面,且彼此互動。Zimoun透過聲音和動態的複雜裝置呈現多變的自然現象,如大自然中的聲音以及陽光在水面上的反射等,令人完全沉浸在山谷的自然之聲中,也由此揭示積家製錶大師們與汝山谷自然環境之間的密切聯繫。




誠如前面所述,在 Zimoun的創作歷程中,他並不僅侷限於某種規則時序,而是追求創新且複雜多變。他表示『「假使我的作品是一座鐘,它的鐘面刻度必是「當下」,我的「鐘」不會像傳統時鐘那樣執著於精準報時,它展示的永遠只是「這個當下。」』


Zimoun的作品並不打算傳達敘事元素,也不會在任何特定時段裡演繹什麼受控發展或歷程,它既無始,也無終,所建構的系統更近似於呈現一種狀態、一個片刻,而非一段時間進程。現階段聲音只是Zimoun作品的一部分元素,空間、雕塑、裝置或氛圍亦是他創作工法,雖然他已經在這個領域耕耘了20多年,但仍然覺得自己僅是一名新手,始終保有初心,探索未知浩瀚的藝術世界,也與積家百年來持續探索腕錶工藝,堅持為時間藝術精進,開創更多美好工藝作品的精神不謀而合。




Photo | Jaeger-Lecoultre Text‭ ‬‭|‬‭ ‬William Chen

#JaegerLecoultre ©有著作權侵害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