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動年代

The Age of Commotion


「穿著波浪狀的珠色衣裳,即使走路也被認定她在跳舞,

彷彿那些長蛇,在神聖雜耍者的棒端,有節奏地舞弄著。」

《惡之華》,111-2

Le Déjeuner sur l'herbe (草地上的午餐) Édouard Manet, 1862-1863, Musée d'Orsay, Paris


「La Belle Époque 美好年代」泛指法國巴黎十九世紀下半葉,直至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之後的那幾年,這個稱謂為後人對此段時間有著些許模糊,但又似壯觀之富裕生活年代的記憶回顧。而瀰漫在巴黎上流社會的優雅物質生活,以及蒙馬特藝術家們放蕩不羈的風流軼事在當時仍是源源不絕的傳頌著。 過路的女子小腿單純靈動彎曲的剎那,或是一個不經意的眼神,都足以成為藝術家們及上流社會詩人底層意念的窺探與悸動,進而轉化成創作的泉源。這些男人們潛藏於社會的各個階層中,引領潮流的同時,也伺機而動,為追求綻放的動人芬芳而名流於世。

1821 - 1867

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

夏爾.皮耶.波特萊爾

「妳的步伐,高貴的雙腳在裙襬下不斷閃現,撩起暗生的情欲,如熬似煎的折磨,

如同一對巫婆,不停款擺,搖晃一只深甕底的墨黑色媚藥。」

—波特萊爾〈優雅的船〉

西元1864年,法國現代派詩人夏爾.皮耶.波特萊爾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發表對於十九世紀現代藝術家最具衝擊性的鉅作──《現代生活的畫家》(Le Peintre de la vie moderne),他於書中提到真正的現代畫家乃是各種浪蕩不羈的花花公子典型。最早將詩人和妓女之間貌似不可逾越的鴻溝填平的正是波特萊爾,他是詩歌史上最重要的革新者之一,當他義無反顧地闖進無人問津的「地獄」中尋求詩意時,他早已水到渠成地在詩中涉及他生活中所接觸地位卑微的女人們,且毫不迴避,那四位女人即是猶太妓女薩拉、女演員讓娜.迪瓦爾和瑪麗.迪布朗以及薩巴蒂埃夫人,賦予其創作的靈感。波特萊爾曾明言:「何為藝術?皮肉生意。」

1844 - 1910

Henri de Toulouse-Lautrec

亨利.德.土魯斯.羅特列

「瞧妳蓮步輕移,坦然隨便,大家說是棒端上一條舞動的蛇。

妳閒散的負荷下稚氣的腦袋像小象般無精打彩,搖搖幌幌,

而身體前傾復挺直像美妙的船連連左右擺動,並將桅桁浸入水中。」

—〈舞動的蛇〉,《惡之華》113-5

羅特列克父母輩歷代皆為貴族,家譜中有皇室血緣,自幼在貴族家庭長大又是唯一的長子,狩獵、音樂、繪畫等皆為他的日常消遣。而由於皇室貴族為保持血統純正採近親交配,且青春期時意外受傷所造成的結果,導致他靠柺杖支撐的身體僅不過140公分高,且下半身停止發育,因此將精神寄託在創作速寫的生活中。來到巴黎,熟識了在蒙馬特同時期的藝術家們,雖因外表而在同階級中發展較不順遂,感情世界則在紅磨坊找到了寄託,於是名氣旺盛的舞女、豪華舞台以及花街柳巷的猖婦;玩撲克牌的女人、鏡前的女人、穿襪子的女人、床上的女人等,這些人生另一面所提供的種種生活百態,讓他創作出一系列著名巨作。而蒙馬特的天堂與地獄之間,也為這位貴族後裔圓了其藝術夢想。


1881 - 1973

Pablo Ruiz Picasso

巴勃羅.魯伊斯.畢卡索

「如同隆隆泳河解凍後,高漲的春潮, 當你的口水湧上齒岸之際,

我以為喝到波希米亞酒, 苦涊但心神蕩漾,好像繁星灑滿內心的流質天空」

—〈舞動的蛇 第二篇〉,《惡之華》113-5

1900年來自熱鬧國度西班牙、沒沒無名的19歲小夥子巴勃羅.畢卡索進入了繁華的花都巴黎。此時世界萬國博覽會正熱鬧滾滾地開展,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形色不一的人們,舉凡畫家、詩人、小說家、樂手、舞者均齊聚在這個城市裡,尋找靈感與機會。初出茅廬的畢卡索,認識了許多才華橫溢且興趣相投的藝術家友人,同時遇見伯樂賞識他的作品,戀愛的機會也蜂湧而至,其生命歷程中最著名的七個女人:五位情婦與兩位妻子,即賦予他源源不絕的靈感。他在渴望和厭棄間、激情和沮喪間、愛與疲倦間無法抉擇。然而這些女人所給予的,便是激發畢卡索一生永不停歇的創造力。女人之於畢卡索,是生命中的毒藥,更是無法欠缺的癮,他在蒙馬特度過的青春,可說既風流、既狂暴又美麗。


(左)Morisot à l'éventail (持扇的莫里索) Édouard Manet, Berthe, 1874, Musée d'Orsay, Paris.

(右)Femme enfilant son bas (穿襪子的女人) Henri de Toulouse-Lautrec, 1894, Albi, musée Toulouse-Lautrec.



1850年至1910年間藝術家們熱衷流連於巴黎的劇院、舞廳、沙龍等場所,在風塵女子與勾欄瓦肆間澎湃激發的靈感,促使他們在面對燦爛與淒苦共存的景象時,或為再現現實、或為表現幻象,而不斷持續探索新的創作方式。從馬奈的《奧林匹亞》到德加的《苦艾酒館》,從羅特列克的私密溫柔鄉到畢卡索張揚的人體,作品背後其曖昧與灰色部分,均與這些放蕩不羈的男人們身旁的女人密不可分。就如波特萊爾所言,畫家是那些紈絝公子,而女人則是屬於他們的繆斯。

《藝寓 IMPRÉVUE》透過藝術專欄討論與西洋古董的引介,實踐品味生活的態度,從生活中發掘藝術,也在藝術中領略生活的寓意。「IMPRÉVUE」一詞源於法文,可被解讀為未知、非預料之中或不可預見的;IMPRÉVUE同時寓含另一層意義「I'm Prévue」──期許開創一個可被預見的美好時代。生命,存有不可預知的未來;藝術領域的脈動瞬息萬變,存在許多未知的可能性。儘管未知,卻仍有些脈絡得以預期,期望能在看似未知的藝術汪洋中,尋覓隱約可循的痕跡與線索,帶給大家既生活化又不失專業的觀點。 《藝寓 IMPRÉVUE》以時代美學與生活品味為品牌理念,文字專欄擴及多元藝術及生活美學領域;期待不可預知的相遇,與各種可能性相會,在未知的可能性中,追尋可以預見的價值實現。http://www.imprevue.net/

Editor‭ ‬‭|‬‭ ‬Jakob Lin.Text‭ ‬‭|‬‭ ‬蔡淑婷.Photos‭ ‬‭|‬‭ ‬Musée D'orsay

#藝寓 #美好年代 ©有著作權侵害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