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的美好 擦亮百年老品牌─華夏玻璃 廖冠傑

華夏玻璃執行長

Interview with Richard Liao

早期台灣工業發展以加工出口為導向,精湛工藝享譽全球。但隨著時間推移,科技逐漸取代手工,傳統產業面臨到不得不轉型的瓶頸,然而在困境中依舊有人秉持理念與執著找尋發展契機,既使過程辛苦卻也甘之如飴,只為傳承「台灣在地工藝」。


「華夏玻璃」為近幾年在困境中逆勢翻新的傳統品牌代表,執行長「廖冠傑」正是帶領百年企業華夏玻璃轉型最大推手,2013年因為父親一通電話放棄在美國金融業大好前程進而帶領華夏玻開創百年品牌第二春。當年那個毫無相關產業背景,懵懂排斥的大男孩,經歷過兩年調適及對自我的探索,現在進化成為守護台灣傳統產業創造更高產值的男人。





矛盾的性格面


與傳統企業執領導人不同,廖冠傑沒有經營者霸氣的距離感,與他相處就好像朋友自在,開朗隨和的特質是對他的第一印象。但廖冠傑卻表示自己在私底下沒有我們想像的開朗外向,他笑言:「在多數時刻,我反而喜歡安靜獨處」猜想正是這樣矛盾的性格面造就廖冠傑有別於傳統管理者,更能激發多樣性的管理新思維,華夏玻璃才能在他接班這短短六年內帶給我們無數驚喜。 看似矛盾的性格也反映在管理層面上,廖冠傑分析自己是個「理性與感性並存」的管理者,這也是他與父親最大的不同。


廖冠傑認為父親是個注重情感的管理者,與多數員工相處就像是家人,總是提供最溫暖的保護傘;但對廖冠傑來說,與員工同樣也有濃厚的情感,但他更注重的是員工的成長,希望他們跳脫保護傘,從工作中茁壯成長,為此他升級廠房配置,引進高科技ERP管理系統,但這之中一定會有資深員工不諳操作,廖冠傑表示他只能為這些員工忍痛安排退休或轉職。在外人來看或許會認為他不通情理,但就理性層面分析,這正是品牌轉型再造最關鍵的一點。


老品牌,新生命


廖冠傑接班之後,不僅如前面所述升級廠房系統,引進電腦資訊提升員工工作軟實力,更重要的革新在於跳脫傳統代工B2B的瓶頸,選擇自創品牌「水晶靈」打造全新B2C商業模式。過去在美國華爾街摩根大通做金融分析師的廖冠傑,以自身專業角度看到自創品牌的契機,整合自有工廠資源,發展高品質器皿品牌正是轉型最重要的突破口。對現在的廖冠傑來說,自創品牌前幾年的辛酸與辛苦都已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看見華夏玻璃轉型的美好帶來更高的附加價值,百年老品牌也因為廖冠傑的新思維而換然一新。


BREITLING 百年靈 AVIATOR 8 B01 CHRONOGRAPH 43 航空計時腕錶


兄弟合力,其利斷金


自古流傳一句俗諺「兄弟合力,其利斷金」這句話套在廖冠傑與弟弟廖唯傑身上正合適。2015年廖冠傑成功說服廖唯傑回台一起經營華夏玻璃,兩兄弟個性專長不同,廖冠傑開朗外向;廖唯傑穩重沈穩,恰好可以補足彼此的短處。廖冠傑表示他在公司主要負責對外開發市場產品,弟弟則是對內調整生產模式,成為哥哥背後最完美的後勤部隊,兄弟倆「哥主外,弟主內」讓我們看見達成藝術與科技的完美平衡。





保持初心,追求進步


作為百年家族企業第四代傳人,不免背負家族的殷殷期盼。但廖冠傑與我們分享,爺爺僅告誡他永遠要將「知足常樂」這句話惦記在心頭,面對利益誘惑的商界戰場永遠要保持初心,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父母也告訴廖冠傑永遠保持「謙卑的心」不要過於驕傲,切記世界上一定有比你夠厲害的人存在,自己永遠有進步的地方,理解自己的不足進而學習成長,這也是作為一位優秀領導者所需具備的重要特質。 現在我們都看到了華夏玻璃轉型的美好成果,如果當年拒絕接班,不免好奇問了廖冠傑有想像過現在的品牌會是何種樣貌?對此他笑著表示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與市場上多數玻璃品牌相同與其他工廠合併,華夏玻璃從市場消逝。然而廖冠傑可能也不會是一個集團執行長,帶領一個團隊向前衝刺,而是留在美國繼續在金融產業,過著簡單的日子。


現在的廖冠傑很享受現在自己的事業,看見夥伴與企業因為他所做的努力越來越進步,他也從中找尋到快樂與成就感,更加有信心面對品牌之路下一階段。 過去廖冠傑或許不懂接班的意義何在,常在夜深人靜之時借酒澆愁。但是經歷了六年實戰洗禮,他理解身上所背負「傳承」的使命感,也讓我們看到勇於改變與為品牌奮鬥的堅毅精神,正如同在他眼中具有魅力的男性特質「永遠對生命感到熱情」用心面對生命中每項跳戰。未來廖冠傑與弟弟廖唯傑會秉持對於玻璃產業的熱愛,全心守護台灣傳統產業,不僅固守華夏玻璃百年招牌,更要帶著自創品牌「AQUA SOUL 水晶靈」強勢攻佔零售市場,以開設實體店為目標,攜手開創更長遠的品牌之路,外銷全球發揚玻璃職人精神,讓世界看見玻璃工藝的美好。



Photographer | Cheng Chen.Text | William Chen

#華夏玻璃 #廖冠傑 #企業轉型 ©有著作權侵害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