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味不是一種標籤—《當男人戀愛時》殷振豪 導演


殷振豪|台味不是一種標籤|THE POINT POST

Mitte 黑色印花長袖襯衫、Eadric 灰色麂皮夾克 All by Allsaints


今年上半年,話題票房雙高的電影非《當男人戀愛時》莫屬,迄今收穫4億超高票房,打進台灣國片影史票房第六名,更有望成為今年最賣座國片。《當男人戀愛時》迷人的地方不僅在於美妙的戀愛故事,更是台灣社會面貌最真誠的記錄。一句「啥款」不僅成為時下社群的流行語,也反應台灣在地人情味與傳統文化。


《當男人戀愛時》是殷振豪執導的第一部電影,他暫時離開了熟悉的MV與廣告影像創作,重心轉往大銀幕,呈現從小在彰化小鎮成長最重要的每一幕,毫無保留地分享對於在地文化的重視與情感。


殷振豪分享說道,小時候我們總是看著大人的背影,看著他們說故事,說什麼其實我們也都不知道,但直到開始從事影像創作後他體悟到,創作本身就出於自然的反應,從記憶去尋找,自我探討成長歷程裡面迷糊的故事。小時候我們看到覺得很俗氣的東西,原來背後都有情感的流動,那些真實的感動,正是他最重視的。

推開藍色大門


談及引領自己成為一位導演的歷程,殷振豪表示,是在高中時觀賞了易智言導演執導的《藍色大門》。在當時那個年代,好萊塢大片佔據市場目光,浩瀚的場景及絢爛的聲光效果風靡一時。然而,《藍色大門》的細膩與溫柔,對於青春悸動的描繪,讓當時還是高中生的殷振豪為之著迷。「原來這就是你周遭的生活,電影可以這麼自然跟樸實而且那麼好看。」在這之後,開啟了殷振豪對於電影新的認知,那是對自身情感投射的畫面,從生活中探尋靈感的浪漫,最後投身導演一職。


充滿溫度的影像創作


前輩們的電影創作深深影響著殷振豪,於是他在作品中用自己的創作語彙向電影前輩們致敬。在MV《浪子回頭》中有一幕,主角去撬開娃娃機的畫面,正是致敬蔡明亮導演的作品《青少年挪吒》中陳昭榮去撬開電話亭的畫面。因為年代的不同,殷振豪做了些許情節改動,但畫面中呈現青春的那種躁動感依舊不變,而正是這樣從生活中的回憶共鳴,讓殷振豪的作品充滿濃厚的溫度與情懷。


然而電影之路對殷振豪來說並非一路順遂,甚至有過放棄的想法。面臨三十歲這關卡時,殷振豪笑言,當時認為自己一事無成,「你喜歡、你關注的東西,大家好像都沒有興趣。」投了政府補助案也沒過,寫了些劇本也無法拍成作品,只能將MV及廣告拍好。直到有一天他在YouTube平台下面留言看到網友因為自己的作品而有感而發,進而分享自身的故事,此舉讓他充滿了感動。原來短短五分鐘的作品,也可以讓觀眾產生情感反饋。這讓殷振豪找回了作為導演的信心,下定決心繼續完成電影夢,用影像分享最動人真摯的故事。


身位導演的使命感


此部為第一部導演作品,收穫亮眼票房成績,更一舉入圍「台北電影獎」多項獎項。殷振豪謙虛地表示,在上映前從來沒想到能有如此優異的表現,當時只想著不要賠錢就好,自己確實有點幸運,能用商業片的方式,記錄下自己成長故事。《當男人戀愛時》的成功,讓他更清楚自己成為一位導演的使命感──持續創作出具有濃厚「台味」風格的電影。


台味不是一種標籤,而是一種風格。殷振豪以韓國電影為例,每一部電影充滿著「韓味」,但這樣的風格,並非一種固化的創作模式,而是百花齊放,各種類型都有,用不同角度去呈現韓國真實社會文化。殷振豪也以此為目標,他相信,台味也是同樣豐富精彩,不會只有一個固定的模樣。往後通過電影創作,與不同的文化進行交流,是殷振豪現階段所努力的方向。


浪子宇宙正在成形中


訪談尾聲,我們詢問了在這部電影中,是否有感到最遺憾的一幕?殷振豪思考了一會後表示,「希望把電影的世界觀建構更完整,包括電影中小鎮的各式樣貌及角色間彼此相對關係,能更完整呈現在電影中。」隨後殷振豪笑說,現階段最大目標就是架構出浪子宇宙,以中年台灣男子形象作為人物設計,劇情著眼於在地文化,讓更多人感受浪子宇宙的純樸魅力。


Photographer‭ ‬‭|‬‭ ‬Jimmy Chao(也是視物社) · Makeup | 陳振樺(植村秀國際認證彩妝師)、Fion Yu(Atelier Artist)@shu uemura植村秀 · Hair | Vanessa Huang(CFD)@L'oréal Professionnel 萊雅專業 · Managing Editor‭ ‬‭|‬‭ Young Yang · Editor‭ ‬‭|‬‭ ‬William Chen


#殷振豪 #當男人戀愛時 #浪子回頭 #台北電影節 #導演 ©有著作權侵害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