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喜劇中找尋人生迷茫的解答—《詭扯》許富翔 導演


許富翔|在喜劇中 找尋人生迷茫的解答|THE POINT POST

Gieves & Hawkes 西裝套裝


迷茫,是人生必經的歷程,也許會是我們生命裡最難忘的一段。但當多數人將迷茫看作成長絆腳石時,很快的,就容易陷入自我懷疑、挫折的迴圈之中。但另一種人,會將迷茫看作成長的養分,灌溉這充滿不確定的未來,用行動來表示,迷茫只是人生的一種調味料。


導演許富翔憑藉電視劇《16個夏天》勇奪第五十屆電視金鐘獎最佳導演獎,成功走入觀眾視野,爾後他轉戰大陸市場發展,也同樣取得亮眼成績。然而許富翔卻在事業發展上升期,毅然選擇放慢其導演事業,給自己一段休息時間重新思索關於導演工作的未來發展。



迷茫的那一幕


許富翔坦言在得獎後有經歷過一段低潮期,或許是得獎後得失心使然,給予自己太大的壓力,力求在得獎後下一步應該要有更好的突破。也正因為這樣高度的自我要求,讓許富翔陷入一段迷茫的漩渦之中,他開始強迫自己去迎合主流市場環境,嘗試非自己喜愛或擅長的題材。沮喪與不安焦慮感,佔據許富翔的內心,他甚至有想過要再回到校園教書,想著或許這樣的日子會比較單純。


導演事業的轉捩點


「我其實一直都有默默跟自己講『其實你拍得還不錯』」,這句話是許富翔在兩年待業日子中,最常跟自己講的一段話。在最低潮期,許富翔選擇用另一個角度去看待導演這項工作,他想起在研究所時期,也曾有過一段低谷,當時的同學告訴他「反正這一行就是排隊,你只要排隊,總有一天會輪到你。」堅持所愛是一位導演最好的能量抒發,因為堅持才有實踐夢想的勇氣。所以他慢慢調適好自己的心情,許富翔領悟到,作為一位創作者,不必要把自己看得太重,放下得失心與較勁的心態,做好自己的本分足矣。然而也在這段待業時光中,迎來了許富翔事業轉捩點,他接下人生第一部電影長片《詭扯》拍攝邀約,開啟了他導演事業的新篇章。


總是笑臉迎人,個性幽默的許富翔,隱藏許久的喜劇靈魂終於在《詭扯》中得以釋放。他笑言,過去大家都將他定位成愛情都會劇的導演,但多數人不知道的是,許富翔其實是拍喜劇短片出身。自認個性不愛牌理出牌,不拘小節的許富翔,喜劇正是最能反映他性格的一種創作類型,更能自在發揮導演功力及鏡頭語言調度,他那善於展現臨場反應的風格,也為喜劇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


新突破非傳統喜劇


《詭扯》大膽挑戰非傳統喜劇,不像過往我們所熟悉的愛情戲,片中通過不斷地劇情反轉,重新陳述喜劇語言,每一幕的笑點堆疊都考驗著導演的安排。而劇中演員各擁強勁的表演功力,要如何統整溝通也成為導演創作難題。與傳統說一不二,擁有強烈主觀意見的導演不同,許富翔善於觀察與溝通,放膽讓演員去嘗試不同表演創作,也能因人而異去調配出最合適的鏡頭語言,用軟性的創作語彙去與演員創造出一加一大於二的劇情故事。談及本次拍攝中,最困難的一幕,許富翔笑言,應該就是夜戲最難,不僅是考驗整體劇組在道具陳設、燈光及鏡位安排,對於導演、演員及工作人員的體力挑戰更是一大難題。儘管不擅於應付夜戲,但許富翔為了人生的第一部電影長片,一改過去習慣,全力投注其中,只為了呈現喜劇最好的那一面。


根植於生命中的喜劇基因


對許富翔來說,《詭扯》殺青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刻,不僅僅是因為他的第一部電影長片,更是一圓他對於喜劇的夢想。對從小是電視兒童的許富翔來說,傳統港式喜劇早已深植在他的創作基因,研究所的畢業短片也是以此為題材,可以說喜劇佔據許富翔的創作生涯。他認為喜劇就是讓大家得到一種抒發,通過不同劇情故事包裝,讓我們從中找尋對生活的共鳴,忘卻各種不如意與遺憾。


從創作分享到人生歷程,許富翔侃侃而談過去那段低潮挫折期,卻也對人生保持樂觀,他維持一慣淡定的態度表示「我覺得我習慣等待了,我沒有預設未來要做任何的事情。」現在的許富翔仔細呵護心中對於導演工作的初心,儘管中間必定還會有各種挫折來臨,但他願意放慢心態,找到難題的最佳解。他將導演這項工作視作天職,雖然曾經有過迷茫,有過轉行的念頭,但兜了一圈後才發現,原來天賦在這裡,既然下定決心要成為一位導演,就要努力去守護對於電影的熱忱,呈現更優質的作品。


Photographer‭ ‬‭|‬‭ ‬Jimmy Chao(也是視物社) · Makeup | 陳振樺(植村秀國際認證彩妝師)、Fion Yu(Atelier Artist)@shu uemura植村秀 · Hair | Sol(CFD)@L'oréal Professionnel萊雅專業 · Managing Editor‭ ‬‭|‬‭ Young Yang · Editor‭ ‬‭|‬‭ ‬William Chen

#許富翔 #詭扯 #16個夏天 #導演 #台北電影節 ©有著作權侵害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