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男孩的創作夢─知名導演 許智彥

Interview with Kidding Hsu


導演一職,是當今許多年輕創作者嚮往的工作。鏡頭前享受肯定的掌聲,但鏡頭後,導演往往是最壓抑的角色,對外有投資方的壓力,對內有團隊整合的問題需要處理。拍攝一部好的影像作品,導演不僅是團隊重要的創作核心,更是作品成敗的關鍵。


許智彥,一位用影像書寫故事的導演。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可能是因為歌手葛仲珊、李英宏的音樂錄影帶,亦或者是因為《誰先愛上他的》這部電影。許智彥導演從2012年拍攝熱狗《不吃早餐才是一件很嘻哈的事》MV開始,一腳踏入影像創作領域,迄今7年的光景,其MV作品獲得外界高度肯定,也是許多樂壇大咖歌手指名合作對象。2017年更因為拍攝歌手李英宏的MV而被徐譽庭導演賞識,邀請他共同擔任電影《誰先愛上他的》導演,也憑藉此片獲得第55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入圍肯定,許智彥的導演身分開始廣為人知。現在的許智彥告別電影成功後的激情,回歸最真實的創作本質,開始思索在影像創作背後的更多可能。這位導演界的大男孩,看似幽默無厘頭,但心中卻擁有對於影像創作的滿腔熱血。



Question 1

草間彌生曾分享,在創作上她從來不去在意別人的看法,也不考慮自己的擔憂,因為這樣才是最純粹的創作本質。您認為在創作上您是偏向創作還是商業取向?您認為現在距離「純粹」的創作還有多大距離?

我認為自己是一個偏向商業取向的導演,當一部作品推出後,內心最在意的是外界對於作品的評價。我透過不同技術層次包裝,將影像轉化成另一種藝術呈現方式,但依舊認定自己是一位商業導演。我認為現階段的自己離『純粹』創作階段還有一大段距離,因為目前還沒有具備堅定的信念能面對成品不被看見、作品被打壓的逆境。


Question 2

在有家庭、小孩的現況下,你會放棄利潤去成就創作嗎?

我現在會衡量那幾件作品是需要保有利潤空間,哪幾件作品是可以放棄利潤去成就一項純粹藝術創作。但是我認為純粹創作的前提,是在於對團隊的公平性,我們必須更全面地衡量幕後夥伴們的狀況,因為一部作品背後不是導演全然作主,而是夥伴們齊心完成,不能因為自己的私心而犧牲夥伴們的利益。


Question 3

完成電影《誰先愛上他的》後又回到MV領域,

兩種創作的心態上有何不同?

我對於跨足電影創作領域非常感恩,因為在這部電影中我一直扮演被教育者的角色,學習不同的影像敘事方式,與徐譽庭導演及眾多優秀夥伴共同完成這部電影是我最大的收穫。對於現在再回到熟悉的MV、廣告領域也完全不會介意,因為對我來說影像創作是沒有分階級或高度的,如何透過影像訴說好一段故事才是重點。我的人生如果沒有電影經歷,在心態上可能會比較自滿,認為自己在MV領域是一位很屌的導演。拍攝電影的經驗為我帶來更寬闊的眼界,能省思自己是否還有不足的地方,以此檢視自己的心態。



Question 4

升級版的許智彥有何不同?

拍片更精準了。因為在還沒接觸電影長片前,對於每一部片都是以自我想法為中心,思緒總是圍繞一件事在旋轉,想到什麼就拍什麼。但是這樣的心態在跨足電影領域後完全被推翻,電影是更全面性的故事探討,因此現在回過頭看過往的創作作品,我認為都是充滿缺陷的。現階段在有限的資源下,能更精準地執行好畫面,把一個腳本拍到位是非常重要的。但這也是一把雙面刃,我可能會失去過往天馬行空揮灑創意的驚豔感。



Question 5

「窮的時候比較像自己,自己也喜歡當時候的自己。」

現在的您還認同這句話嗎?

前陣子譽庭姐要我用很低的預算試拍一部劇,當下其實有點排斥,但後來我才理解到她背後的用心。可能她經歷過這個階段,她知道我渴望用高預算來說好故事,讓團隊每位夥伴都可以從我這邊獲得更多價值。但是在價值的框架下,創作的真實感會消失,過往的自己可能聽到一首歌就能浮現一段腳本,有畫面後就頭也不回地向前衝。但現在的我會因為預算考量而將自己困住,導致創作的廣度被限制。不過我也並沒有不喜歡現在的狀態,我開始試著在商業案中加入自己的鬼點子,學習在商業與創意中間找尋最合宜的平衡點。


Question 6

現在的您回過頭審視自己,在創作上還有哪些缺陷?

專注力是我現階段最缺乏的。以拍片來說,我希望作品叫好,更期待作品叫座;既要創意的高度,又想兼顧最大利益,所以常常忽略了創作的初衷。


Question 7

您是如何表達內心情緒?

我以前是很激動派的路線。當我接到任何樂壇大咖的MV案,我會讓身邊每個人都知道我有多開心。遇到挫折同樣也會大聲宣泄,我曾經因為拍壞一組作品而在河濱公園騎車大哭。但是這幾年開始,漸漸隱藏不像過往那麼外放,面對挫折也不像是以前激動抱怨,反而會開始反省。就連現在作案子被業主退稿時,反而是我來安慰團隊成員。



Question 8

創作靈感通常是從何處取材?

我過往創作大多是取材自學生時期荒唐、有趣的事蹟,但是當了爸爸後,也開始試著從日常感受創作靈感。像過往農曆年回老家都會感到無聊,但是現在會試著將日常生活內化成創作能源,作一些沒做過的事情,從中找尋不同的創作火花。




Question 9

未來最想挑戰的活動與最想拍攝的題材?

內觀是我一直想去挑戰的活動。我認為內觀是認識自己最好的方式,在那一刻只需要傾聽自己的內心,沒有任何外在眷戀與束縛,能專注地感受當下。但談到最想拍攝的作品類型,我最想挑戰的是以台灣社會現況為故事出發的題材,探討在普世價值下,我們是否敢撕去大家既有印象的標籤。就好比是在大家都很窮的情況下,在社會上是不是有一個人敢大聲舉手說我很有錢?我希望透過創作去深刻描繪出在傳統價值觀下,不同族群壓抑的心理因素。


Question 10

您認為一位具有魅力的男性需要具備何種特質?

我曾經聽過設計台中菩薩寺的江文淵建築師的演講,在演講中我感受到建築師對於自己作品的專注與誠懇,當下的他我認為非常有魅力;同樣還有一次是我擔任實踐東閔盃評審時接觸到的學生,他同樣對於自己作品抱有高度熱情,不顧旁人眼光專注演譯作品特色,對於作品認真且自信的態度,也讓我覺得他在當下非常有魅力。因此我認為只要對工作抱有「專注」與「誠懇」的態度的男人就是有魅力的男人。


許智彥的故事可以說是當代年輕創作者追求理想的縮影。可能曾經面臨到作品不被看見、被業主打壓時帶來的沮喪感,亦或者在價值框架中失去了創作上的真實感。但是他不放棄對於創作的熱情,持續在創作中找尋最真實的自己,追求進步,突破自我的界限。許智彥說,他就是要用作品證明自己的能力,然後告訴台灣他就是那個很屌的導演。

Photography‭ ‬‭|‬‭ ‬Cheng Chen · Text‭ ‬‭|‬‭ ‬William Chen

#許智彥 #導演 #誰先愛上他的 #MV ©有著作權侵害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