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歌的行板 積家台灣區總經理─伍洲

Interview With Jaeger-LeCoultre Taiwan General Manager Zhou Wu



「如歌的行板」為古典樂的一種節奏曲風,指稍緩的速度且含優雅情緒,感覺如歌般緩緩流淌,令人沉醉。用來形容不張揚且搖曳溫柔姿態的積家似乎恰如其分。眼前這位保養得宜,一身DIOR HOMME 正裝,手中佩戴自家超薄大師系列的年輕總經理,大家習慣稱他為「洲」。或許是從小生長於法國,深受法蘭西文化影響,屢屢見到他,總是散發一股脫俗的文人氣息,少了些許高階經理人既有的銅臭味印象。輔上任不久的他,運用多年奢侈品管理的實戰經驗和商學院背景,試圖將積家帶領至另個高度。他說:「台人談起瑞士鐘錶品牌時,或許會忽略積家,但其實在法國,無論是金融或是銀行業,都可以在他們的腕上瞥見Reverso 或是Master 的蹤影。」這位曾與Raf Simons 和Kris Van Assche 共事過的高階經理人,吸取各大時尚品牌的精華養分,以融會貫通的東西文化,將之化為最醇厚的養分,帶領這個結合法式DNA 和瑞士嚴謹工藝的頂級鐘錶品牌,奏出專屬他的積家樂章。



Question 1


您甫上任不久,請讓讀者們了解您的背景。


我出生於重慶,從小父親便外派至法國,爾後我和母親一同前往,然後在馬賽成長。出身自商學院的我,在大學的最後一年便交換至上海,那時尚未遇到金融海嘯,因此同學們畢業後的最大目標均是進入金融或是銀行產業,我也把它設為一個方向。畢業那年奢侈品產業在亞洲發展的速度很快,LOUIS VUITTON 於上海大舉展店,因緣際會下便進入LV,秉著語言和文化上的優勢,主要負責與巴黎總部溝通互動的角色,這算是我踏入精品領域的第一步。工作了數年,我回到巴黎進入Christian Dior,擔任零售管理的職位,當地的結構與亞洲非常不同,均是非常資深的團隊,甚至有一位同事曾與Christian Dior 先生共事過,這種對於品牌的熱忱和忠誠度,只有在巴黎找的到,因此我在總部學到很多。當時能選擇要去哪家店舖,我很肯定的選擇左岸,那邊娛樂景點較少,步調較慢觀光客也不多,通常店鋪規模比較小;也許在右岸貢獻更大,可以賣更多商品,但那就是銷售而不是學習。當下我們也遇到一個大挑戰,由於精品市場的轉換速度很快,起初是日本市場,後來則是大陸的崛起,所以設計上便會開始傾向亞洲,但由於左岸大部份都是當地消費者,這些改變便會導致他們的離開,所以很重要的任務就是讓本地客人回流,使用不同角度重新認識品牌,比如說進行互動、更改店內的陳列裝潢等等都是很重要的課題。由於店鋪裡有販售腕錶、珠寶、皮具和成衣系列,我也透過那些資深銷售員學習了許多腕錶和珠寶知識,就像是個小型學校。


Question 2


後來是什麼樣的因緣際會來到台灣


一直以來我都有跟公司提出來亞洲的計畫,當時正好台北101 的迪奧專賣店重新開幕,舉辦一個大型活動,公司請我來台擔任Trainer 的角色,透過團隊互動讓大家更了解品牌在巴黎的營運模式,但不是很具體的銷售訓練,來了之後與台灣總經理相談甚歡,總部也認為我曾成功管理店鋪,對台灣將會有所貢獻,所以便決定來台發展了,當時擔任Retail Manager,管理全台6 家專賣店。來到台灣數年之後,GAP 即將進入台灣,我對一個全新品牌在這邊的發展相當感興趣,新的機會來了,於是便成為GAP 的Area Manager。團隊的美式管理文化與長久以來接觸的歐洲文化相當不同,他們很強調數據,將數字列的很清楚便開始執行,但因為我念的是財務相關科系,所以也很樂意接受這樣的挑戰,直到遇見積家。



Question 3


請問積家吸引您的原因


積家對我而言是最具法國DNA 的鐘錶品牌,它擁有法式的優雅設計及靈感,並結合上瑞士精湛的鐘錶工藝,是個具深度且充滿故事性的品牌。許多美國友人曾告訴我,在當地銀行工作的歐洲人,手上戴的都是積家,因為工作場合上需要一只稱頭的腕錶,但又不能太高調,否則將帶給客戶反面觀感,所以必須找個具內涵又能代表自我個性的品牌,積家無疑是首選,且相當適合正裝。若以音樂來形容積家,它不吵鬧,一路以來始終帶著自己的節奏跟調性,細水長流,且餘音繞耳。


Question 4


您任職於時尚產業多年,接著進入頂級鐘錶產業,

請問這之間的心境轉換?

是否遇到什麼樣的困難或是挑戰?


鐘錶產業對我而言是個嶄新的領域,且需要花更長時間培養專業知識,而我一直都在學習,面對任何挑戰就把它當成一個機會,且正面迎對,使自己快速成長。


Question 5


未來將帶領積家發展至什麼高度?


積家是個極具潛力的品牌,我希望市場可以更了解它的故事,不論是主動帶到他們面前或是消費者親自造訪,讓彼此互動更密切。舉例來說我剛進入DIOR 的時候,發現有將近一半的人不知道Christian Dior 是男生,來到積家之後這樣的感受就更強烈,卻也同時感到興奮,可以促使我思考怎麼與大家分享積家,而這兩百年來的發展就是一個很棒的故事原型,就像巴黎的浪漫能和許多人產生共鳴。


Question 6


積家與電影有相當大的連結性,請問您本身熱愛電影嗎?


積家與電影的確有相當大的關聯,長期以來我們與威尼斯影展、紐約電影節、聖塞巴斯蒂安電影節、上海電影節合作,同時也是卓別林世界博物館的重要合作夥伴。腕錶工藝是個極致藝術,需要精心鑽研製作,就如同電影藝術般,需要好好保存的重要文化遺產。法國是電影的發源地,小時候週三下午不用上課,又剛好是新電影上映日,便很常去報到。


Question 7


就本期主題「面子」來說,您認為男人在儀容間,

最該注重的是哪個部分?至於內在,則該如何精進?


我並沒有特別著重在那個部分,或是刻意打扮,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風格,重點是讓別人記得你,而且記住之後還要擁有正面評價,隨時隨地讓人感覺舒服,互相尊重,一切剛剛好就好。


Question 8


什麼樣的男人對您來說具魅力?

您如何解讀「品味」兩字?


一個有魅力的男人,總是能引起他人的好奇心,這種人不會在第一時間讓你看穿全部,而是慢慢透露,進而引起你的興趣。品味是種非常主觀的想法,一切要跟自己的生活風格符合才能完整,而非「為做而做」或是「偶一為之」的行為方式。例如你偶然進入一家很棒的茶店,那可以說是種品味的生活方式,但如果你是為了讓人家覺得有品味,而每週六日都去那邊喝茶,便太刻意反而反效果。若品味變成一種習慣,將會流於形式,所以一切不能太理所當然。


Jaeger-LeCoultre Master Ultra Thin Perpetual 超薄大師系列萬年曆腕錶玫瑰金款



「一個有魅力的男人,總是能引起他人的好奇心,這種人不會在第一時間

就讓你看穿全部,而是慢慢透露,進而引起你的興趣。」


Photographer | Bo-Lin Lo(Haus Studio).Text | Jakob Lin.Assistant | Lucentio L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