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成為新世代藝術的載體

承億集團創辦人—戴俊郎專訪


 

從文旅走向佔地萬坪,和高雄總圖書館共構的承億酒店TAI Urban Resort,創辦人戴俊郎想做的夢更大,他將支持年輕藝術家,將每年舉辦藝術展,邀請大家走入飯店,實現「讓藝術走入生活」的新願景。


成為新世代藝術的載體 承億集團創辦人—戴俊郎專訪|THE POINT POST

從承億文旅走向如今位處高雄佔地一萬七千多坪,以推廣文化與閱讀為使命,和高雄總圖書管共構的承億酒店TAI Urban Resort。承億集團董事長戴俊郎及其團隊早已證明,深度旅遊就該將一時一地的文化給納入旅程的風景之中,更創造出「文化旅行」此一嶄新旅行樣貌,而現在他們更進一步,將藝術納入旅程的風景之中。


如今,承億集團有了承億酒店TAI Urban Resort這個更大的載體,他們將以第一屆STAART亞洲插畫藝術博覽會ILLUSTRATION ART FAIR為開頭,以每季一場特展作為計畫,將台灣新銳的年輕藝術家給帶入人們眼簾,更期望透過此固定的帶狀期間藝術展,確實地完成自己的理想。


畢竟,同時也是藝術藏家的戴俊郎總認為,藝術不該只留在美術館中供人鑑賞,更應該身處常民生活之中,揉入日常,不再難以企及。


讓藝術變的親民


從推廣文化旅行的文旅各分館開始,他早已將承億文旅的六座分館,各自化為六座城市的「文化客廳」,讓來訪的人們直接以旅店作為「旅行的目的地」,確實的認識在地文化樣貌。而這些結合在地文化元素的分館,透過承億酒店TAI Urban Resort有了更大的載體。


比如,他們將在各樓層舉辦的亞洲插畫藝術節,將空間化為承億酒店TAI Urban Resort專屬的美術館,讓飯店成為一個策展平台。讓藝術家進入生活的空間之中,和旅客互動,是前所未有的逛展體驗。「我們當然希望把藝術跟旅行做結合,在旅行期間看見藝術品,都可能納入你旅行體驗或生活的一部分。」戴俊郎說得真切,這是他想打破,美術館、畫廊給人的距離感。


藝術如果來自生命的經驗,是否我們能寬容,平常的看待?


戴俊郎心中的願景,亦是他長年關注藝術領域後,所提出的叩問。在經營承億文旅期間,就借重集團藝術長黃韋維的眼光,在每一間分館都邀請藝術家進駐,在旅店內共同創作「藝術房」,讓旅店增添風采。比如,他們旗下最具代表性的桃城茶樣子分館裡,就有與當代藝術家林書楷合作,以「新文明的想像」與「茶的精神」兩相結合,所創作的繪畫;又或著和「太和社區發展協會」合作的「序曲」,則是在館內融入了以野藤為媒材設計的作品,甚至,嘉義詩人渡也創作的詩句也被提於牆上。


其實,承億集團早在2011年第一間分館,嘉義商旅就種下了文化與藝術的DNA,當時就以戴俊郎本身收藏的藝術品、古書古件做擺設,並加入嘉義高山茶元素,做場館設計,可以說早在11年前,就在佈局將「飯店作為美術館」的概念。


成為新世代藝術的載體 承億集團創辦人—戴俊郎專訪|THE POINT POST

藝術作為旅行的風景


「美,是一種生活的態度,因為台灣長期對審美教育不夠到位,我們總覺得藝術跟自己有距離。」戴俊郎如此分析,讓旅客能再旅行期間看到這些展覽,不只是讓心情愉悅,其實在無壓力的放鬆狀態下,潛移默化,也能釋放人們對美的體驗與想像。「期待每個人都能透過來承億的這場旅行,重新再接觸藝術的概念。」他說得真切,亦是和藝術長黃韋維及集團成員,二十年來努力的目標。


然而承億酒店的場館更大,能進駐的藝術作品更多,怎麼選是個課題。


「我認為是創造一個機會,不只是空間,想做藝術的人,都有機會合作。」戴俊郎有個遠大的想望,而關於遴選風格,與最初又為何以由插畫展作為主題切入,他們其實有個滿務實的原因。「以戴董收藏的年輕藝術家,鄒駿昇的插畫來舉例,有極好技巧及底氣,表達概念介於抽象跟具象中間,都是容易被理解的作品,一般人也看得懂。」藝術長黃韋維認為,能呈現時代風景,及一代人的想法,又容易閱讀,具有生活感,是讓人們容易進入藝術的首要條件,所以插畫展自然成為首選。


「選擇插畫本來就是讓藝術有脈絡可循,不是像許多藝術品必須要極強的感受性,一般人會難入門,所以要可被閱讀,容易接受的。」藝術長黃韋維補充,而戴俊郎也認為,插畫在藝術市場還沒到很頂端的消費層,收藏也好入門,亦是另外一種切入點,更有機會遇見,可被收藏的新興藝術家,而這樣對於新世代的關注和相遇,更是承億集團不變的核心精神。


作為年輕藝術家的培養皿


「我一直都認為台灣給的藝術空間不夠,才希望能透過飯店這個載體來補足,更進一步,能做藝術經紀,給予空間,讓可能發展的藝術家能進入國際視野。」戴俊郎有著極大的期許,亦有規模的去實踐自己的理想。舉凡即將帶來的藝術展、包含承億文旅六分館,及承億酒店TAI Urban Resort長期作為策展平台的想望,讓藝術家作品能有助提、有規模的在旅客眼前展出,另一方面,則是廣邀年輕新銳來進駐、創作。


對於「曇」系列Villa,則是更近一步將計畫升級,邀請藝術家「駐村」進行創作,這將是除了國家級的藏館、以外,另一種活化藝術展覽形式,以全然不同的角度與姿態去面對藝術市場的新策略。


其實,藝術家的養成極為不易,在形塑的過程中,也得面對市場的挑戰。


而台灣藝術市場相對封閉的狀況下,戴俊郎希望能撐出一個空間,給予年輕藝術家一個平台,有時間在此摸索,更是除了畫廊以外,另外一個對外溝通的管道。「我覺得是像我們另外一個計畫『少年頭家』那樣,讓有基本能力,發展潛力的年輕人,在不用耗費太多成本的狀況下,有更大的機會對外展現自己。」戴俊郎如此嚮往,這某部分是身為藝術藏家的一點期待,同時更是身為企業家,對社會回饋的企業責任。



成為新世代藝術的載體 承億集團創辦人—戴俊郎專訪|THE POINT POST

傳承給下個世代的是精神


承億集團期望在所有的分館及酒店內,都以一種動態,不斷變化,一年四季都能轉換不同藝術展品,有機的內裝陳列。除了24樓即將舉辦的插畫博覽會,館內每個樓層都各有亮點,比如26樓全日餐廳就掛有印尼畫家INDRA DODI的作品,25樓閱讀廣場也陳列了大型的雕塑、書畫等戴俊郎的收藏,甚至1F走入梯廳前,社內創業的休想上班咖啡店內,亦陳列了能呼應高雄拆船歷史的鐵雕,可以說每個角落,都極其自然的讓藝術品融入設計中。


就像天使投資人的概念一般,戴俊郎給予的是「天使空間」,讓藝術品以全然無距離的方式,貼近一般人生活中。從他所鍾愛的兩種藏品類型,似乎又能窺見一些端倪。看似挑藝術品沒有標準,喜好多變,但這只是媒材跟表現形式不做選擇。「藝術創作是種想法,媒材跟技法指使表現形式,不是目的,要看中心思想。」戴俊郎分享,而他最鍾愛的始終是長年學習的書法,以及充滿童趣,卻能反映時代的「幼稚力」作品。


由藝術家村上隆提出的《幼稚力宣言》,以類似童年動漫形象,激起對兒時美好回憶的同時,又能透過孩童般的眼光,陳述成人世界的概念,是戴俊郎收藏中相當鍾愛的系列,比如他收藏的奈良美智畫作、中村萌的雕塑,都有類似的概念。而出身建築背景,加上習練書法多年的他,亦總能在董陽孜老師的書畫創作中,透過墨的濃淡,筆觸運動的軌跡,看出空間意象,並在那留白處保留一個思考的空間與深度。


「人生一定會變,變就是一種不變,會不斷輪動。」他如此說道,而又說:「如果說不了解年輕人,那是很怪的,因為規則始終是年輕世代在訂,不是我們,時代終究會不一樣。」戴俊郎說得懇切,或許這就是他一直以來在承億集團投注的精神,讓年輕有潛力的人們有舞台、空間可以發展。


「我沒有要留下什麼啦。」他笑說,如果我支持的年輕一代,有像我一樣的精神,那就夠了。在他的眼光中,無論是緣起家鄉的承億文旅,抑或是如今的承億酒店TAI Urban Resort,他期許的方向始終不變,就像早年發跡的他一樣,期望給予新世代更多機會及援助。或許對戴俊郎來說,始終以孩童的冒險性去嘗試,以成人的眼光去規劃,這才是他在不斷湧動的時間之流中,能成為自己及他人的助力的原因吧。


 

Photographer‭ ‬‭|‬‭ ‬江凡 · Text‭ ‬‭|‬‭ ‬Ken Huang

Komentar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