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故我在 吳慷仁的自在哲學


意志力超強的大男孩 第一次看到他,他剛從屏東殺青返回台北,

乾扁漆黑體脂超低,嘴唇都被太陽曬壞了,為了上一個角色。


緊接著必須進入電影角色,譽庭姐的指令開始排山倒海襲來: 一個月內增胖 20 公斤、夜貓子不曬太陽所以皮膚開始變白,拿掉慣性的口條、連走路的姿態也要改變、 體貼劇組人員的個性被丟掉......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卻從未聽過他抱怨, 反倒每次鏡頭 cut 了之後,都會聽見他大喊對不起。


殺青那天,溫馨歡樂順利結束,現場都是歡呼,沒有任何一個夥伴哭, 只有他的眼淚當場潰堤,他說這是第一次。


令人欽佩的慷仁 很高興可以認識你。

許智彥 導演



Salvatore Ferragamo 丹寧牛仔襯衫 、Gucci 米色尖領襯衫、 Prada 幾何圖紋無袖針織毛衣


「嚴肅的事情已經聊得太多了,來聊點輕鬆的事。」正式採訪前,在電話另一頭吳慷仁是這樣說。的確,對於吳慷仁的報導已經太多,關於工作、關於人生,太多關於現實面嚴肅的面相了。直到他的提點,才驚覺到,我們都把人生想像的太難,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其實也沒那麼複雜, 沒有那樣地嚴肅。

因此在擬定拍攝主題時,就決定以返璞歸真為方向,不要 太多複雜的情緒、太多的花招,一切講求自然隨意,回歸自我,輕鬆地漫步在城市裡,由吳慷仁擔任說書人,聽著他悠然地說著關於自己的故事。

正式拍攝當天,吳慷仁隻身前來,一派輕鬆的與攝影團隊 穿梭於台北市赤峰街巷弄中,純樸寫意的街弄與他的瀟灑自在相映成輝,時而與髮廊老闆娘閒話家常,下個場景又 輕鬆地與司機大哥們打成一片,偶爾聊得太起勁還忘了攝 影鏡頭。在我們眼中,吳慷仁正如同印象中的親切大方, 他有一種獨特的個人魅力。聽著訪談的內容,好像閱讀一 本哲學小說,但不是那種無聊乏味的理論,而是,一段段 引人入勝的自我剖析分享,聽他說故事,真實的吳慷仁其 實沒我們想像中的有距離感。

異材質拼接羊毛開襟外套 綠條紋圓領 t 恤、gg logo男用皮帶 All By Gucci

灰色長褲、黑色皮鞋 All By Prada


關於吳慷仁的自我

當代詩人席慕蓉在《獨白》一詩中寫下:「在一回首間, 才忽然發現,原來,我一生的種種努力,不過只為了周遭的人對我滿意而已。為了博得他人的稱許與微笑,我戰戰 兢兢地將自己套入所有的模式所有的桎梏。走到途中才忽然發現,我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目,和一條不能回頭的路。」自己,是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存在,多數時刻,我們害怕做自己,為了迎合了別人的眼光,努力成為他人眼中的自己。在諾大的城市裡,又有多少人能理解最真實的自己?當開始意識到自己時,卻又害怕已經為時已晚,但在 2020 年的尾聲,聽完吳慷仁說著關於自己的故事,會發現「做自己」沒我們想像中的那麼難,無論你是什麼年紀, 只要誠實勇敢去做就對了。


從何時開始認知到最真實的自我?吳慷仁直言是在很晚的階段才進行自我啟發,「過去是為了生活而去工作,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直到成為了演員後,開始挖掘自己,才清楚了解自我定義。」一個人到台北打拼,一個人在演藝 圈奮鬥,有過徬徨與摸索,直到後來坦白釋然,然後才逐 漸領悟到自我的真實價值。這一段的歷程,吳慷仁內化為成長的養分,開始讓他更理解自己,懂得為自己開創出最 合適的人生方向。



Loewe 綠橙色格紋大衣

吳慷仁的「漸慢」與「柔軟」

「漸慢」與「柔軟」這兩個在過去不太會出現在吳慷仁世界裡的詞,現在似乎成了最適合他的陪襯。在表演創作上, 正如同許智彥導演的形容,依舊意志力堅強,衝勁十足。 但在生活態度上,吳慷仁前行的步伐放慢了許多,心態相較於以往也更為柔和。

「在工作還沒來找我之前,它不再是第一順位。」放慢工 作步伐的吳慷仁,不再像以前瘋狂的接戲,而是學著規劃 時間,當他知道自己現階段的工作安排在明年一月,在工 作前的準備時間,開始過著自己喜歡的生活步調,偶爾與朋友聚會、出去玩,都將時間留給珍貴的自己,最珍視的 家人朋友們。

吳慷仁也同步反思著「自己是否是一個好的存在」,在過去總是將工作放置於自我前面,探尋著「如何成為演員?如何成為一名好演員?」然而在意識到自己成功後,開始認知到必須對周遭的夥伴們負責,做一個良善的榜樣。「自己所說的每句話都有可能影響到很多人,所以不能如此恣意自負。」吳慷仁不再以自我為中心去認定每件事的絕對。 逐步釋放心中的自我,放慢腳步,不造成彼此太多困惱, 成為工作夥伴眼裡負責任的存在,猜想正是因為這樣的改 變,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吳慷仁相較於過去更為柔軟有彈性。

Salvatore Ferragamo 丹寧牛仔襯衫


四十並非不惑,而是更具好奇心

何謂四十不惑?吳慷仁反問我們這個題目該如何定義。對年近四十的他來說,不惑不僅是論語中說的不迷不疑,另 一個面向是開始對生活、對生命產生更強大的好奇,更懂得去探尋內心所想要的目標,去完成自己過去不敢設定的挑戰。

吳慷仁近年開始梳理了過去的想法,進而產生了對未來的好奇心,對自己及表演之路也有著更清晰的輪廓。他舉例分享:「以前看到好劇本時,都不敢大聲說自己想演,多半都是導演主動來談我才演,但現在心態更開放了,要是有我有興趣的角色時,現在也敢勇於表達爭取,因為我也好奇我在這個角色上能看到什麼。」

吳慷仁也在臉書上寫到:「人生總有第一次,2020 尤其多, 回想 20 幾歲的時候我是什麼都不要(太有主見),花俏的衣服不穿,奇怪的食材不吃......直到現在什麼都可以試試看,跟工作有關的什麼都願意嘗試。」現在的他認為偽裝、 矜持是毫無意義的,唯有保持熱情及好奇心看待生命旅程, 生活開心自在才是真正自我價值所在。


不是明星,而是吳慷仁

結束平面拍攝,在進入影音專訪前,吳慷仁換回私人服裝, 並請妝髮師協助卸妝並戴上帽子,這舉動著實令團隊夥伴們驚嘆,第一次有明星要求以素顏上鏡錄影,只因希望用最真實的自己在鏡頭前對談,而不是以一個明星的高姿態 對話。其實仔細觀察他在社群的發文,有這樣的想法確實 不用太過於驚奇,因為這就是最真實自在的吳慷仁。

做一位明星很辛苦,有必須要維持的公眾形象,在我們所 看見的光環背後,很多事情不能做,還要為了迎合大眾的 喜好去包裝成某種正面形象,然而吳慷仁並不想成為這樣 的明星,能簡單就簡單,並不想站在另一個高度去俯瞰這 個世界,他覺得自己只是個幸運的人,而不是特別的人。

異材質拼接羊毛開襟外套 綠條紋圓領 t 恤、gg logo男用皮帶 All By Gucci


自我的雙面刃

然而我們在社群中看見的吳慷仁是最真實的嗎?他笑著說: 「百分之八十是真實的自己,另外隱藏百分之二十則是保留自己的隱私,因為還是有些事不能什麼都講。」身為一 位公眾人物,你的言論往往會被放大檢視,我們沒辦法設想人家會運用你的發言挑起什麼樣的爭端。這或許也是身為公眾人物的無奈,享受著光環的榮耀,也背負著光環的枷鎖,肩負太多責任,存在太多不可控因素,你沒辦法控制外界對自己的評斷,那就盡可能誠實地做好自己,在不過多的包裝下說真話。

感情上的自我

在 2021 年 2 月 10 日,吳慷仁主演的全新都會愛情電影《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正式上映。談及愛情,吳慷仁也有著自我的獨到詮釋,他認為感情在每一階段都有不同想法, 而現階段對於感情的想法,吳慷仁微笑表示:「現在的自己很開心,感情一切順其自然。」

關於愛情,因為一個人獨立太久了,自我意識的不安全感 刻畫在吳慷仁的潛識裡,他坦言「自己是個不擅長處理親 密關係的人」,對於應對親密關係常會有所抗拒,偶爾會被別人評斷為一種感情自私的表現。對此吳慷仁自我剖析是因為「源自於一種不安全感,在愛情裡總是害怕展現自 己脆弱的那一面。」吳慷仁表示,他已經在慢慢地學習拋 開過多的自我,嘗試接受不同的觀點。隨後吳慷仁也補充 自己對愛情關係的想像:「愛一個人未必一定要用你覺得 對的方式去愛,而是逐步探尋彼此都舒服的狀態,讓雙方 的能安心做最好的自己。」


保有一份赤誠之心

吳慷仁並不想成為誰的誰,或是去複製誰的成功。對他來 說,每個人活在這世界上都是最獨特的自我,請盡可能勇 敢誠實地面對自己,並永遠保留童真的那一部分,這才是 每個男人最迷人的地方。

吳慷仁的故事富含哲學喻理,對自我的剖析與認知。現階 段的他很清楚自己需要什麼,該做什麼,或許曾有過自負, 但他願意改進,享受走過這段心路歷程激盪出的生命故事。 哲學家尼采曾說:「生命中最難的階段不是沒有人懂你, 而是你不懂你自己。」人生不難,只要願意真實做自己那 就足矣,並時刻記得保有一份赤誠之心,這樣的人生能讓 你自在地寫下專屬於自己的精彩故事。


Photographer‭ ‬‭|‬‭ puzzleman leung · Makeup&Hair | Liu Fang · Styling & Text‭ ‬‭|‬‭ ‬William Chen

#吳慷仁 #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 #演員 ©有著作權侵害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