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半熟狀態—莊凱勛

Interview With Kaiser Chuang

淺藍色TROFER襯衫、藍底酒紅色細條紋羊毛西裝ALL BY ERMENEGILDO ZEGNA

CARTIER TANK AMÉRICAINE 精鋼腕錶


還記得《目擊者》中的最後一幕,小齊對著鏡頭說「鬼故事」,那詭譎的神情,搭配上殘酷血腥的畫面,至今回想起來,依舊毛骨悚然。由莊凱勛所飾演的社會線記者小齊,在片中抽絲剝繭帶領觀眾解謎,精湛的表演張力與情感流動,令人記憶尤深,而他也憑著此角色,一舉入圍第54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 細數其表演生涯,已長達16年之久,作品橫跨舞台劇、電視、電影,劇場出生的他,師事國寶級京劇武生李柏君,表演功夫紮得穩當,更曾獲得第50屆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最佳男主角和台北電影節最佳男配角獎,當然這些殊榮也非一蹴可幾,那一步一腳印,過著以吐司果腹的奮鬥故事已是老生常談。然而憑著這些鍍金頭銜,讓更多觀眾認識他,名氣大增,劇本也自動找上門,但他仍希望觀眾記住的是劇中角色,而非莊凱勛。他說:「演員最終的學習是『不演』,去除個性化、去除自我樣貌,這種無我的狀態,才是真實。」 或許是受到近期幾部作品的影響,初次見面時的他帶著殺氣眼神,震懾全場;但經過數十分鐘的訪談後,即被其熱誠、真切與謙虛特質撼動,粗獷的硬漢外型下,保有著一顆最柔軟的心。現在的莊凱勛看起來更有自信,表演方式也更鬆更自在,於演員生涯的半熟狀態中,一切剛剛好。


Question 1

2017金馬獎您以唯一的台灣男演員入圍「最佳男主角」,

從入圍到揭曉,請問心情起伏如何?


主要可分為兩個層面,入圍當下相當開心,但並非認為已達成目標或是期待鍍金的興奮感使然,而是自從影以來,發覺台灣電影產業較缺乏工業化,能以往常在影展中較不吃香的類型片《目擊者》入圍難如登天,所以對於台灣影展能夠逐漸包容具商業價值的電影感到興奮。之前有媒體報導我得知入圍後在車中落淚,其實當時想起的是從出道以吐司果腹、成為臨演、入圍、得獎的過程,人生經歷有如跑馬燈般歷歷在目,心目中似乎只有「累」這個字,可以詮釋在這環境中的生存感受。6年前以《候鳥來的季節》入圍男配角,這部片安靜且寫實,與節奏快速、音樂性強的《目擊者》呈現強烈對比,這5年間已讓大家看到全方位的自己。由於《目擊者》以較新穎的剪接方式和音效呈現,整體的表演可說是較為碎裂,我能以這部片入圍,並進入此至高無上的殿堂,已經相當榮幸,同時也很感謝評委讓台灣演員被看見,所以得不得獎似乎已成身外之物。 我每年皆有觀賞影展的習慣,當看見這些入圍者,且熟知他們的表演內容,能與他們共同角逐相當幸運;觀眾也會發現終於有一部類型片入圍,且在票房與影展的成績皆不遜色,這對我來說就值得了。此外,我是當中最年輕的入圍者,我常說:「在老演員身上看到的東西,是上帝的禮物。」隨著歲月逐步積累,我也等待此沉著成熟的時刻,收到那份從天而降的禮物。頒獎典禮當天,縱使得失心被許多外在因素左右,當觀賞完整場典禮後,便迫不及待地推薦大家許多值得一看的電影,也許我的粉絲會失望,但將引起好奇心,窺探其他演員精湛的演出,同時提高台灣人對於影展電影的關注,是個良性循環。


Question 2

在這5年當中,您以《回家路上》榮獲金鐘視帝,

這個過程對您往後的演出有什麼影響?


首先我變得較有自信,也因為這個頭銜讓機會不再輕易流失,有更多的籌碼去把握、詮釋自己喜歡的角色,以往儘管演技在圈內已備受肯定,獲得許多導演與製片的認可,但相對於台灣大多數將目光放於電視的觀眾卻很陌生,而電影產業又存在著商業利益的現實考量,導致資方會將電視人氣套用於電影上,否決到手的演出機會,忽略了客群的差異性,陷入高人氣電視明星就是票房的謬誤,舉例來說,先前我曾經開始為角色準備,但資方一句話,就錯失了表演機會的慘痛經驗。



Question 3

請談談舞台劇、電視、電影間三者表演的風格與狀態。


對我而言,我會以「烹飪」的概念來形容,演員是主體,技巧和能量是調味劑,進而呈現出心中角色的寫實度。以舞台劇來說,由於劇場是開放空間,為了讓觀眾目光集中於主體,不被周圍因素干擾,且沒有失誤機會,所以劇中有九成的效果均由演員包辦。至於電視劇的觀眾則相對不專注,往往在觀賞時一心多用,只要用聽的就知道劇情走向,因此多以「說」的方式呈現。但論及電影,無論是運鏡、音樂、美術都是表演範疇,片中演員的眨眼或是吞嚥動作甚至可能代表深刻意涵,因此三者之間唯有執行上的硬體不同,但驅動角色情感的軟體均相同。值得一提的是,最近演出時,我也會刻意不做足功課,有時甚至忽略劇本,變得更加珍惜在拍片現場呈現「有機」表演,依照當下所擦撞出的火花,以半即興地方式應對,更可能隨著晝夜、氣溫所產生的變化,進而影響雙方的身心理狀態,導致彼此回應的能量也會有所不同,這是一種非常可貴且真實的交流。


Question 4

您曾提及希望大家多注意在出演角色,而非莊凱勛,這種「無我」的想像,與2017金馬紅毯上耿軍導演提及「只選用素人演員,因為最為真實。」

的說法有所呼應,請問您如何解讀?


學表演最諷刺的地方是,最終都在學習如何「不演」。因此當你從演員變成明星時,無論怎麼呈現,觀眾始終會認為你就是你,莊凱勛就是莊凱勛,便會難以達到去個性化、去自我樣貌的境界,所以才會有這樣的說法。


Question 5

您曾提及最喜歡的電影是《巴黎野玫瑰》(Betty Blue),

請談談您最欣賞的導演。


就東方影壇來說,我最欣賞杜琪峯導演,他所拍攝的題材橫跨男女、愛情關係,一位好的創作者便應關注社會上各個層面的議題。在他獨樹一幟的動作片中,即便以武打、槍枝等硬漢風格詮釋,但片中的男人卻往往可窺見其溫柔面,如北野武片中的男性角色,反倒像是浪漫的小男人,我也期盼未來有機會與他合作。


ERMENEGILDO ZEGNA PELLE TESSUTATM黑色駕車鞋

VICTORIA BECKHAM 經典飛行員墨鏡


Question 6

您在電影中的角色多半較為陽光、運動感十足,

甚至有「台灣第一硬漢」的稱號,請問您如何看待?


台灣媒體給我的封號一直在改變,而我也都欣然接受,因為這意謂著你是此領域中的佼佼者,而我也不排斥或是被定型,當一個新封號出現時,我想再做出令大家跌破眼鏡的事,不只突破他人感官也挑戰自我極限。就像我最想演女人和我的母親。


Question 7

您對於重機似乎有所研究,請談談日常興趣。


我熱愛在駕駛時思考事情,並享受當下僅有的專注感及獨處時光,平時上通告也幾乎都是自行開車,更練就了只要聽引擎聲就可以知道是什麼車款的本領。其他的興趣還有衝浪、打撞球等,不過目前生活太忙碌,也只能忍痛捨棄。


Question 8

請問您對於「特務」的想像?電視電影中是否有印象深刻的特務角色。


印象最深刻的特務角色是《色,戒》中由湯唯所飾演的王佳芝。對我來說,特務就像是不能NG的演員,集魅力與神祕感於一身,可說是扮演中的扮演。


Question 9

婚後生活是否有何改變?


除了生活中的角色變得豐富,思考事情的角度也從「我」轉變為「我們」,這樣的約束也讓我更懂得如何成為一個更好的人。至於對於表演的影響,婚前我常將它看作全部,因此總過於在乎,汲汲營營地追求高度,但成家後,發現那只是生活的一部份,因此也能更放鬆的享受表演,反而散發出的能量更有張力。此外,以前飾演丈夫或是爸爸的角色時,只能透過想像,以情感轉介的方式呈現,無法說服自己的一種虛假感在心中萌生,因此我認為一位「完熟」的男演員,應該走過、完成人生每個階段,才能踏實地詮釋每個角色,但我很享受現在的狀態。



Question 10

對您而言哪種男人最有魅力?請問您如何解讀品味。


有魅力的男人應兼具智慧、沉著、柔軟和謙虛等特性,並熱愛自己的專業。坦言去年結婚以前,我始終不認為自己是個男人,縱使外表上看似成熟,但有時依然有許多任性妄為或是情緒性的想法會在另一半面前彰顯,似乎仍在男孩和男人間遊走擺盪,不過也逐漸感受到自我的蛻變。至於品味,那些加諸在身上的外在,只要能讓自己從容自在,即是最佳的品味。

Photographer|Bo-Lin Lo (Haus Studio).Make Up & HairSandy Chen (Kirakiraimage)Assistant Make Up & HairAbbie Chen.TextJakob Lin .AssistantDavid Chen. Joyce Huang.Special Thanks三一國際Cubee.is、Driftwood西門町

#莊凱勛 #目擊者 #最佳男主角 #演員 #影帝 ©有著作權侵害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