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空間成為總體藝術

當代藝術家─周世雄

Interview With Shih Hsiung Chou

 


在台灣傳統家庭間,我們總是習慣性地以一種含蓄且曖昧的方式表達對彼此的愛,家人之間的關係像是隔了層紗,既靠近又遙遠,是生命中最甜蜜的負荷。身為知名潤滑油公司的二代,周世雄在完成建中學業之後,為了一圓藝術理想,背道而馳離開了父母所構築的人生藍圖,隻身前往倫敦藝術大學中央聖馬丁學院修習純藝術,緊接進入美國耶魯大學藝術研究所,攻讀雕塑系碩士,自小壓抑的自由靈魂彷彿獲得救贖,創作生涯就此展開。

周世雄說:「年紀漸大之後,試著想拉近與家人間的關係, 卻不曉得從何開始⋯⋯」於是他選擇以一種貼近家庭的方式來詮釋藝術,將「石油」化作媒材,這些畫作永不乾涸, 也不呈現在一張畫布上,而是以透明玻璃框填充原油,再透過空間中色彩與形體的流動,於黑色平面上形成如畫般的影像,創作核心遊走於自我認同和家族面向,影射出藝術路程 中所面臨的掙扎與探索。


旅外多年之後,他回到台灣則以 Barber Shop 作為創作的續 延,於 2014 年開設「SCULPTOR BARBER」雕塑家理髮廳,空間設計由他一手包辦,經營面則與學商的高中同學Rex 一起,在藝術和商業間取得平衡,讓這並非只是一家髮廊,僅從事消費行為。客人們進入了這個場域獲得體驗,或是變身脫胎換骨,即是進行一場「玩美」的藝術行為,同時 Barber 也舉辦無數創意活動,重新定義大眾對於藝術空間的認知,將之引領至全新格局。

 

Question 1

您的原生家庭為一油品供應商.在等我一億年系列 即以石油作為創作媒材,請問一開始怎麼會以石油進行創作?與作品之間連結是什麼?

首先應該了解什麼是「藝術」,它表現的是藝術家當時在生命中、生活裡最在乎的事,或是影響其最深刻、感性的片段,若回到此系列的創作期,影響最深即是我的原生家庭。 「石油畫」系列是我的大學畢業專題,由於從小在藝術方面 並沒有太多的表現機會,高中畢業要求出國學習藝術,家人當時沒有辦法理解,所以家庭關係在我求學期間,對我來說是相當深刻的主題,於是以石油這個可以象徵家庭的媒材來創作繪畫,而後在「等我一億年」展覽的論述中,我更加強 調家庭的主題,陳述其對我的重要與價值。


 

Question 2

後續的作品持續以石油進行創作,或是有選用不同媒材?


研究所時期的創作就不全部使用石油了,因為當時的指導教授認為,可以趁研究所的期間鑽研更多可能,於是在這期間我嘗試了很多不同的媒材與形式,像是空間裝置、攝影、表演、玻璃、石頭、燈光或是液態等等。下一個在台灣的展出, 我還沒有一定的想法,石油不一定是主角,可能發展出更多面向,或是將石油系列延續,以不同樣貌呈現,但目前最想跨足的是大型公共裝置。


 

Question 3

您的作品注重的是觀者與場域的互動關係,必須要隨著當下空間才能將作品完整呈現?

我很重視人與空間關係,人進入一個藝術空間,進而因為作品而去引發出不同的觀看方式,比如說我有很多作品以反射的材質,讓觀眾在可以藉由作品去反觀自身的狀態, 或是在一個特定斜坡上裝置了一件要「水平」觀看的作品, 觀眾必須改變自己的站姿去欣賞,我研究所時的創作從物件發展到整體,人與空間體驗都是重點。



 

Question 4

針對作品中出現大量的鏡像,您認為這是一種自戀情感的投射嗎?


愛照鏡子的人在意自己的形象,自戀是一種自信的表現, 而自信的另一面也可能是自卑的堅強。自戀與鏡子的牽絆 可以回溯到寓言故事中的水仙花,古代詩人荷馬也說過一句浪漫的話, 他認為第一個在水面中看見自己的人,就是第一個藝術家。我使用鏡像創作跟自戀沒有直接的關聯, 我認為人在畫面中「看見自己」是一種具宗教性「天啟」 的時刻,我期待觀眾在我的作品中以一個不同於一般經驗 的方式「看見自己」,並形塑出別於以往對自己的認知。


 

Question 5

請問您的創作核心?以及靈感源自哪裡?


「空間與人」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因為空間是讓藝術發生的地方,所以我喜歡由空間開始創造,又如果是當我身處一個空間,我會開始去思考這個現成的空間脈絡,例如這是我的家,理髮廳,還是一間飯店,裡面的人在做什麼, 他們有哪些特定的行為,都是我有興趣的部分。我自己也喜歡與人互動,因為人與人的互動會產生情感,情感能夠 成為我的靈感來源,激發我的創作。這件事情最美的地方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是每一個人共同分享的經驗,所以 作品就能夠產生共鳴,從個人出發,然後產生一種世界性。

 

Question 6

您大部份的作品都是偏冰冷黑色系的,請問那才是內心的自己嗎?

我的性格其實滿熱情的,只是不善表達,特別是在國外的時候,有文化上的羞怯,所以黑色可能是一種保護色,黑色的畫面空間像是一個庇護所,蘊藏著溫柔與愛。


 

Question 7

您具雙重身分,是位藝術家又是創業家,請問您希望被塑造成什麼形象,或是被定位嗎?

我覺得無論是藝術家或是創業者,都是我具有的一種身份, 但其實我還有很多比這些都還重要的身份,比方說,我父親的兒子或長春藤的校友。每一種身份都有在社會上或生活中 現成的形象,但我並不想被標籤化或是定位,所以我才會訴求多元,可能很快的我又會有新的身份。



 

Question 8

SCULPTOR BARBER 有一個免費的「聊天」服務,請問最初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當我還在美國耶魯大學念研究所的時候,我都會去一間叫做Royal Palace 的中國餐館吃飯,飯後我會得到一個裡面藏有一張小紙條的幸運餅乾,有一次的小紙條上面寫著:「 Chat is cheap, barbers give it away for free. 」啟發了「Free Chat 免費聊天」服務的靈感。


 

Question 9

您曾提及 SCULPTOR BARBER 是您的作品之一,不把它當成是個商業空間,請問您怎麼看它?

SCULPTOR BARBER 的確是我的作品,因為它是個讓藝術發生的空間。人進入這個空間成為參與者,在這個空間和 「藝術家」產生互動,好像這是一場結合了空間、五感體驗、 行為互動的總體藝術,最後他們得到改變,滿意開心的離去,這整個過程就是一個藝術行為,我很喜歡觀察客人的反應與行為,也期待他們對這裡提供的事物感到讚嘆,認同我們相信的價值。


 

Question 10

請問您最喜歡的藝術家為?為什麼?

我可能要把這個問題的範圍縮小,我一直以來都非常喜歡的台灣當代藝術家是謝德慶,在年輕時非法移民至美國,他因為沒有豐富的資源,反而正視自己的生命與時間,就是創作最好的材料,開始的多個「一年性」行為藝術創作,其背景與堅持都令人動容,且他在最巔峰的時候結束藝術生涯,喜歡他的藝術貴在真誠與灑脫。


 

Photographer‭ ‬‭|‬‭ ‬Bo-Lin Lo(Haus Studio)· Text‭ ‬‭|‬‭ ‬Jakob Lin· Assistant‭ ‬‭|‬‭ ‬Miso Lin

#周世雄 #SCULPTORBARBER #當代藝術 ©有著作權侵害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