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的二極體 表演之外 我是莫子儀

他是一位演員,演繹過許多角色,

關於歡笑的,關於苦痛的,

也有關於與社會的對話。

他很低調,多數時刻選擇在黑夜裡徘徊, 耀眼的光環,他不享受,

總是藏匿於人群間,

又讓人難以察覺他的蹤跡。

他的內心正在拉扯,

在對自我殘暴或與世界抗爭之間。

或許旁人看來這是無謂地掙扎,

但卻是他證明自己活著的方式。

現在,表演之外,莫子儀。


棕色 GG Logo 夾克、刺繡領口淺奶油色襯衫、棕色 GG Logo 長褲 All by GUCCI


白天與黑夜,純粹的二極體

「除了表演,我只有我自己。只有這兩個世界,白天與黑夜。」在莫子儀 2017 年著作《失眠的人》最後一頁他寫下了這段話。外在的陽光與內在的陰鬱,純粹的二極體構築莫子儀的生命曲線,其中的交織與對立形成有趣的拉扯與互補。正如同莫子儀眼中的自己是「如霧一般的存在」, 看得到又看不到,可以觸摸得到又觸摸不到,是一個形狀又不是一個形狀,如夢似真,好像什麼都是卻又好像什麼都不是,如此抵觸的語彙卻清晰呈現莫子儀最真實的自我。

「表演不單只有角色,也包括自己」,若要說莫子儀是在表演創作領域上最純粹的演員,一點也不為過。從事表演工作 25 年來,他始終堅持自己的理念,不將自己在商業上過度包裝,只專心在表演創作上,並將莫子儀獻予演員這項職業。表演之外,他低調沈默寡言,只因為他將表演與 自我都獻給演員這個世界,演員之外,他就只是個一般人。


Roberto Cavalli-Cavalli Class 防水風衣、Peter Wu 黃色微高領透膚針織毛衣、

Polo Ralph Lauren 白色單寧長褲、Salvatore Ferragamo Gancini 木頭釦飾皮帶、BOSS 黑色紳士皮鞋

不必在乎我是誰

「每一天都是一場爭戰,跟自己,跟這個世界,跟活著的 每一個念頭」,這是在《失眠的人》一書中多麼令人印象 深刻的一句話,莫子儀筆下殘酷的文字卻也真實反映他在當代社會體制下的掙扎與叛逆。每一個演員都有自己不同 的選擇跟自我期盼,而「我一直是個演員」正是莫子儀從 事表演工作25 年來持續堅持的理想。

莫子儀曾寫下名為《潛入者》的散文,在文中他記錄下 A 與 B 爭執「該透過何種方式證明自己是莫子儀?」兩方經由言語、動作不斷相互拉扯,卻始終找不到一種方式:「一 種證明我是莫子儀的方式。」這篇文章或許反應了莫子儀與當代社會結構的反抗拉扯。莫子儀並不想透過所謂的商業體系及明星光環來彰顯自己。誠如前面所述,演員之外, 莫子儀並不把自己看待成一位明星或藝人,他坦言自身是 個極左派又難搞的怪咖,「若是那一天莫子儀變成被追捧的對象,他會覺得自己有罪。」演員就是演員,而莫子儀就只是莫子儀,只想過著不被打擾的簡單生活。


在商業體系及外在社會體制的約束下,勢必須要凸顯莫子儀作為一位演員的特殊性或市場價值的特殊性;但對現階段莫子儀來說,似乎正堅定沉默地透過對社會結構的抗衡,向世界表示,這是沒有意義的。儘管這個過程很辛苦不被多數人所認可,但卻是莫子儀面對這世界,面對表演及市場環境最純粹存在的樣貌。


無謂孤獨這項標籤

世界的冷酷,對人格的單一化,當貼標籤轉形成現代人最快速認識一個人的媒介,外界開始將「陰鬱」、「孤獨」 等形容詞標籤放在莫子儀身上,這些標籤也成為我們對他的直覺想像。然而面對外界的評斷,他並非急欲捍衛撕掉這項標籤,而是選擇轉換思維,將孤獨、陰鬱等標籤轉化成創作的立基點。莫子儀認為作為演員,好像都會擔心被定型或歸 類在某個既定角色印象,但換個角度想「如果在某個類型想到你,就代表你在這類型表現不錯,當導演聯想到某個角色 會想到我邀請我來出演,我會非常珍惜這項機會。」他隨後微笑表示「如果能在陰鬱這類型演出 100 個不同陰鬱角色, 我也覺得很厲害。」標籤是外在世俗的解度,仔細端詳莫子儀的演員之路,生命歷程「純粹」或許才是他想追求的目標,無謂外界如何評價他個人,端正看自己的心態跟自己內心想要走的方向,才是最自在的真我。


談及孤獨,莫子儀則是擁有自己的獨到詮釋。今年莫子儀主演全新電影作品《親愛的房客》中演繹「林建一」一角,因為同志愛人過世,選擇留下照顧另一半的母親和小孩。劇中林建一藉由約炮去排解心中的寂寞與孤獨,愛與恨的交融與衝突,在莫子儀的詮釋下格外壓抑。對於愛與孤獨的詮釋, 莫子儀表示孤獨是「自己對自己的情感認同,與生命體悟到有很大的關聯。」然而當多數人將一見鐘情看作是孤獨的結合,莫子儀卻認為「不能用主觀的四五十年經歷去評斷每個 人對於愛與孤獨的詮釋,如果在他短暫的二十年的人生歷程中,因為孤獨而體會到一見鐘情,那也是愛的真諦。」


即將步入不惑之年的莫子儀,面對孤獨早已視作內心的常態,莫子儀面對孤獨這項課題看作內化的情感,低調而純粹,當他看到現在許多年輕人將孤獨掛在嘴邊,或用來偽裝自己當作逃避的藉口,莫子儀笑說希望他們能享受現在的樣貌。對莫子儀來說孤獨是一種情感的呈現,也是一種對人事物思念的探尋。


Salvatore Ferragamo 紫色上衣、Just Cavalli 煙漬印花襯衫、 Boss 深藍長褲 、

Boss深藍HB Logo休閒鞋

成長的自我步伐


若將時間回推到十年前,較少有機會能看到莫子儀參與其他 非表演工作外的曝光,或是雜誌專訪拍攝。儘管今年有許多亮眼的成績,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但莫子儀似乎仍同十年前一樣,謙虛而低調,不願過度曝光。但對比十年前的莫子儀,他已能從容不迫地去面對採訪。現階段的莫子儀正用自己的步伐在進步,他不急於改變而是不斷的在反思及思考「除了表演外關於演員與社會的連結」,他選擇以自己的步調去學習並參與和不同媒體的合作,曝光自己的作品 盡到演員推廣作品的責任,讓優秀的戲劇創作如甫上映的 《追兇 500 天》,以及在 10 月 23 日將上映的《親愛的房客》等更多作品被觀眾所看見。訪談過後莫子儀以俏皮的口吻說:「訪問時願意多談一點自己,就是他的一小步改變,這十餘年來看見自己的改變,是可以給自己一點小小鼓勵。」


在我們觀察下,儘管莫子儀順應了當下媒體潮流趨勢而做出些許改變,但在他心底對於演員與自我本體的 界線依舊清晰,始終堅持自己還是一個演員的身份參與訪問,而非明星或名人,持續在與世界的抗衡中活著。


GUCCI 星星保齡球衫、Salvatore Ferragamo 紫色長褲

創作的總和

今在談及表演創作及劇本的選擇,有別於方才的嚴肅,莫子儀顯得坦然許多。

自我意識的掙扎衝突,確實曾左右莫子儀年輕時在表演創 作的思維。莫子儀坦言在過去 20 多歲的時候確實比較注重 在藝術文化創作上,認為這類型的創作之於社會才有正面 存在的價值。然而隨著閱歷的增長,心態開始慢慢調整,對於各類型的戲劇皆保持著欣賞及學習的態度,莫子儀分析戲劇創作就好比電影一樣有很多很多不同類型,提供著不同效果,也許是歡笑也有可能是悲傷,每一種類型都有它存在於社會的必要。縱使知道偶像劇的劇情並不會發生 在現實,但卻可以帶給觀眾慰藉與歡樂,為現實生活中苦悶的人們創造美好的想像,這也是偶像劇劇存在的最大價值。


正如同前面所述,莫子儀持續在與世界的抗衡中活著,在自我意識與社會結構的衝突中拉扯與互補,探尋生活與表演平衡的方式,這也是他身為演員依靠著社會結構生存的無奈。如果人生重來一次,莫子儀還會當演員嗎?莫子儀坦言「對我來說這不是個問題,不是我去選擇,而是我生來要做的事情。」莫子儀將演員這一職視作天命,是上天賦予與他的任務與考驗,去體驗自己製造的這些痛苦,在表演中感受、學習著。莫子儀補充,作為一位演員還是有很多精彩的事情,例如愛我的人及精彩的創作歷程,就好比人生一樣有苦有樂。


Just Cavalli 虎爪針織衫


從短劇、劇場、電視到電影,面對表演之於莫子儀早已是 老生常談,但他依舊戰戰兢競卻面對每次的表演課題,誠如他所說的,一位具有魅力的男人就該「努力去做好一件事情」,一如莫子儀 20 餘年間的表演生涯,儘管對於鎂光 燈對於名利始終保持疏離的態度,但他依然堅守身為一位演員的本分,也保護著莫子儀這溫暖細膩的心靈,好好生活,過著平靜日子,守護純粹的表演初衷。

今年莫子儀以《親愛的房客》拿下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的殊榮,在會後他與媒體分享「希望透過表演傳承, 期望透過自己的表演,讓更多導演、演員或創作者得到啟發和感動。」面對演員這項人生課題,莫子儀始終堅持最真誠的態度,將自己永遠放在末位,

他說:「莫子儀本身 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世界,和所有人跟人之間的情感, 若能藉由表演讓人能有各種反思和體會,那就是最大的意義了。」


人之所以獨一無二,是因為由不同故事所結合, 有人能說得精彩萬分,也有人卻平淡無奇。而莫子儀的生命是由無數個複雜無解的習題組合而成,走過這段歷程激盪出的漣漪,之於莫子儀或許是矛盾痛苦的,但他也在這之中感受著美好,體會清醒的孤獨,失眠的平靜。如果哪 天莫子儀不再是一位演員了,淡出螢光幕後請不要傷心也不要刻意去找他,他或許已經找到一種好好生活的方式, 那些對他愛與關懷請停留在演員莫子儀的表演之中。莫子儀的故事告訴我們何謂真正單純善良、正直勇敢地做自己, 在世俗的荒原裡能保有真誠並啟發傳承的感動是何等珍貴的一件事。


Photographer‭ ‬‭|‬‭ Bolin-Lo (haus studio) · Makeup&Hair | 簡偉文 ( 美少女工作室 prettycool) · Styling & Text‭ ‬‭|‬‭ ‬William Chen

#莫子儀 #追兇500天 #親愛的房客 #失眠的人 #演員 ©有著作權侵害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