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別人的故事 藏自己的故事─陳鎮川

最會說故事的男人

Interview With Isaac Chen

他寫了很多故事,關於狂歡的,關於苦痛的,

也有關於那些人的心裡話。

但他不會告訴你太多他的事情,

他習慣藏著,讓你難以找著蹤跡。

或許直到有一天他覺得無所謂了,

你就可以從某些旋律中聽見一些端倪。


說故事的男人──陳鎮川

初見 他是陳鎮川


回顧陳鎮川的過往,創作佔據了他大半的青春。年輕時在電視台擔任編劇,紅極一時的連環泡就是出自他手筆。在1990年,陳鎮川三十歲時,因為小燕姐的一句話,他空降接下了金曲獎典禮製作,也正式開啟了他在Live表演創作領域的緣分,並在2003年創立源活娛樂,成為兩岸三地Live演唱會的重要推手。 大家對於陳鎮川的想像,無非就是「典禮教父」、「王牌經紀人」,既霸氣又有魄力的一位大人物。或許正是因為身處在高壓的Live工作環境中,讓他必須更加專注在工作上,嚴謹的工作態度讓外界誤以為他難以親近。但是在與陳鎮川相處過後,會發現其實陳鎮川沒有想像中的冰冷。



穿著理性外衣的信賴者


「理性」這個形容詞用在陳鎮川身上十分恰好,訪談中他總是用平和的口吻講述每一段故事,既使是談到曾經犯下的錯誤,他也是非常有條例分析發生緣由。就訪談的觀察現在似乎已經沒有任何事可以撼動他的情緒。這樣的理性性格,或許是受到原生家庭的影響,造就陳鎮川比起同年齡的小孩必須更加早熟獨立,更能適應各種環境變化。進入職場後,面對動蕩不安的演藝圈環境,讓他養成隨遇而安的處事哲學。


私底下與朋友相處,陳鎮川也是保持一貫低調冷靜的態度,如果是一群朋友唱歌,他不會是那種「麥霸」,一進KTV就會搶走麥克風炒熱氣氛的High咖角色,而是安靜的待在一旁看別人唱歌。陳鎮川笑說「除非喝了點酒才會比較活潑,如果我開始隨著音樂律動,就代表我已經喝醉了。」 理性的性格陳鎮川也體現在與員工相處上。我們原本以為團隊每一位員工都很害怕陳鎮川,但他說並不是如此。對陳鎮川而言他從不希望員工畏懼他而是要信賴他,陳鎮川說:「因為在製作領域所做的每一項決定永遠沒有最好,我會在員工有需要的時候做出最合宜的決定,全力把執行做到最好,扛起這項決定的責任,但是當我講出這項決定後,我希望員工全然信任我,不要對我有懷疑。」


現在的陳鎮川不只是團隊中重要的領導者,更是扮演「冷水桶」的角色,隨時讓大家保持冷靜思考。但是如果時間回溯到十年前,工作上的陳鎮川並不是這樣理性的老闆,黑白臉時常轉換失當。在面對表演製作凸槌,他可是會對著麥克風朝著工作夥伴立刻飆罵。因為在製作領域沒有所謂的按部就班,每天都有不同的工作方式跟節奏,加上高壓的工作環境,因此很容易在工作上失控。但在經歷上百場演出洗禮後,陳鎮川發現咆哮失控並沒辦法改變任何事,唯有在面對錯誤後冷靜思考的過程中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



愛偷藏故事的男人


在歌詞創作上我們也可以看見陳鎮川理性的堅持。在我們認知裡,文學創作者多半是非常感性,面對生活總是擁有高度敏感性,多以自身感觸為靈感,將情感寄託於創作中。但陳鎮川在歌詞創作上並非我們所想像的典型創作者,他多半都是創作快歌居多,鮮少看到他寫情歌,這與他低調注重個人隱私相關,並不鍾情寄託情感在創作上,如果是快歌大部分是透過想像去創作,但是情歌這件事很容易從自身故事中取材,他認為不需要消費彼此的情緒。所以我們也好奇是否有幾首歌,真的是從他身上汲取創作靈感?陳鎮川俏皮地說:「的確還是有幾首歌是從自身當下的情緒找出靈感,但是我沒辦法透露說是哪幾首,不然你們就會發現我的秘密了。」 不過現在要再看到陳鎮川再次提筆寫詞,可能有點困難,因為他曾經在2017年於自己的社群媒體中寫下「江郎才盡」,宣布封筆不再作詞,這個舉動替歌壇投下一震撼彈。他直言在歌詞創作上確實會因為年齡差異產生文字上的隔閡,自己也無法接受作品被討論成「跟不上時代」,因而動了封筆的念頭。


的確就現在觀察,從音樂、影像到文學創作確實都開始受到新一代年輕世代影響,逐漸產生轉變,年輕世代有自成一派用法,就好比「火星文」的出現,就是在網路世代下的文學產物,每個世代都有自己習慣的慣用語。儘管已經身經百戰的陳鎮川,面對「世代隔閡」的這項難題,似乎也產生乏力感。但陳鎮川說:「即使封筆了,但偶爾還是會有點手癢,想再重新開始寫點東西,繼續投入創作領域。至於什麼時候會再發表新作品,我也不知道。」為此陳鎮川說他也在同步追求持續進步,透過年輕員工的分享,去了解他們聽什麼音樂,從音樂中找尋創作靈感。或許再過不久的未來又可以聽到陳鎮川的新作品,看他以陳仨的筆名再次為我們帶來不同的驚喜。



交棒夥伴 下一步為自己而走


縱橫演藝圈三十餘年的時間,從過去電視台編劇、企劃、作詞家到演唱會導演,每一項創作都是帶觀眾快樂,訴說著別人的故事。現在的陳鎮川,在即將邁入51歲的階段,不為了求生活溫飽而創作,更試著為自己人生工作。尊崇自己的內心,只接自己有興趣的案子,不再是運用公司經營的模式大量接案。他可以專注做好一件案子,其餘的案子放手讓旗下夥伴去負責,開始放慢步調,把生活留給自己。


陳鎮川說現在源活娛樂旗下的這些導演們都可以各自去自立門戶,不一定要再由他指導。但是因為這些夥伴都與陳鎮川共同工作長達數十年,彼此相處的時間都比家人還長,夥伴們都已經不想離開這個群體。但他也夢寐以求期望有天能看見有員工做出獨立門戶的決定。在言談間看到陳鎮川與員工間亦師亦友的好感情,現在陳鎮川能夠放手進行不同有趣的計畫,像是耳東劇團的各種規畫,正是因為背後有如此多優秀的夥伴相互扶持,才能成就更多精彩。


為金曲的最後一戰


今年金曲獎邁入三十屆里程碑,這屆金曲獎也很有可能是陳鎮川掛名製作的最後一次,經手了十多屆的金曲獎有誰會比陳鎮川更熟悉金曲獎?但這也是陳鎮川憂心的一點,如果他不交棒,後續就不會有人再接棒,那又該如何開創不同風格的金曲獎?為此從去年起,陳鎮川漸漸放手授權,不會輕易地去講述自己的想法,不希望工作夥伴再以他的意見為創作概念,他想讓新一輩的夥伴有更多創意注入,為金曲獎帶來不同火花。陳鎮川分享去年金曲獎的前兩個禮拜,他們開了一場會,當時的典禮節目編排與編曲都已經完成,但陳鎮川說:「我們不能做出一個觀眾都想像得到的畫面,必須要有點驚喜,這才是該有的專業。」會議回來後兩天,節目完全不一樣,陳鎮川驕傲地表示典禮上的動畫到上字都有不同的驚喜,這些細節的改變觀眾一定都看得到。同時他也在訪談中稍微透漏一點今年正在籌備的金曲獎方向,因為正逢三十年,就好比人的三十歲就是一個大壽,一定會有別與前幾屆的規格與方向,也會持續帶給觀眾更多不一樣的驚喜,讓我們拭目以待。




說別人的故事 也該說自己的故事


剛入行時的陳鎮川,心中最記掛的還是要如何奮鬥出一片天,讓家人過上好日子,這樣的信念確實也成為他工作的動力。不知不覺也走過三十餘年的光景,現在大家都尊稱他一聲「川哥」,事業如日中天,物質生活上也是同樣無虞。許多人在這時刻選擇退休,不過正如陳鎮川所說「我永遠不會投降」,寫書、舞台劇創作還有好多都是他未來想嘗試挑戰的項目,他會繼續創作下去,但會更尊崇自己的內心,做自己想做的故事。


這一次訪談中聽著陳鎮川說著自己的故事,從20出頭說到現在50歲,我們也彷彿跟著他坐了一次時光機,參與了他三十年的創作歷程,感受故事中的遺憾與歡樂。從陳鎮川眼中我們看到他對於創作付出的熱情,他將這一輩子的青春付出給創作,從編劇、作詞到表演製作,燃燒自己照亮他人,陪伴我們觀眾成長,猜想頒給他一座終身成就獎也不為過。現在對於陳鎮川來說,是他人生的轉捩點,第二人生即將展開,開始學著為自己而活,替自己的人生寫下新一篇精彩故事。


Photographer | Cheng Chen.Text | William Chen

#說故事的男人 #陳鎮川 #經紀人 #金曲獎 #製作人 ©有著作權侵害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