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於風遊於藝-積家經典空氣鐘

Atmos Classique經典空氣鐘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藝術之所以令人著迷,或許是因為藝術家的靈感多半出自於日常那些不經意的小事,從微觀中創造出無限可能。誰能想像得到,一張淺色藤格紋椅子竟然成為 Dior 先生創造品牌經典圖騰的起源,我們每天所能感受到的風,欣賞的雲也可以成為日本藝術家大隅秀雄及台灣藝術家崔永嬿創作雕塑的媒材。他們透過大眾所熟悉的媒材,傳達藝術家對之於生活的獨特想法,也告訴我們這世界從不缺少靈感更不缺少美而是缺少用心感受。歷史上許多經典腕錶最初的發想同樣緣起於日常中常見的自然元素,從中汲取養分結合現代科技工藝,創造出令人驚嘆 的複雜時計。創立於 19 世紀的積家正是當中的佼佼者,經典的鳴響腕錶就以汝山谷的森林中風及山間河川的湍流聲為靈感,完美融合自然之音與自鳴機芯技術,成為聲音之藝的象徵。積家的另一項經典時計創作概念,同樣源自於我們所熟悉的天然環境,1928 年積家以空氣中的溫度為靈感,製作出以溫差作為動力來源的「Atmos 空氣鐘」。優雅的外觀搭載獨特的機芯技術,幾近恆動的上鏈原理,成為市場典範,更是鐘錶歷史上一大突破。


具有生命力的座鐘

仔細觀察積家採用透明鐘殼設計的 Atmos Classique 經典空氣鐘,便可見藏於時間軌跡的美學 奧秘,以「具有豐沛生命力的藝術品」來形容是最合適不過。隨著空氣變化的座鐘「肺部」, 伴隨著溫度的變化「呼吸」為機芯的發條盒上鏈,體現精準機械工藝美學,展現至高無上的美 學品味。


領先世代科技工藝

在講求節約環保科技的 21 世紀,積家可說是當代鐘錶領域綠能先鋒。早在近百年前,積家 Atmos 空氣鐘就以追求節約或使用可再生的替代能源為創作概念,製作六千萬座 Atmos 空氣鐘合共需要的能量比一個 15 瓦的燈泡還要低。

整體座鐘無需電池、電源或手動上鏈仍可運行不息。座鐘的運作原理非常簡單,通過密封罩的 膨脹收縮為機芯上鍊。機芯的密封罩內充滿氯乙烷混合氣體,當氣溫上升時,氣體會膨脹,從 而令密封罩膨脹。反之,當溫度下降時,氣體會收縮,密封罩便會縮小,當溫度在攝氏 15 至 30 度之間,攝氏一度的溫度變化,可為座鐘帶來 48 小時的動力。每座空氣鐘出廠前皆會由製 錶師於每日早晚檢查其走時,為期 4 到 5 週以確保空氣鐘的精準。領先時代的機芯技術、綠能 概念及對細節的要求,讓積家空氣鐘成為歷久彌新的經典之作。


融匯於生活的工藝之美

時至今日,積家 Atmos 空氣鐘以經典為底蘊不斷創新,自 2008 年起與當代設計師 Marc Newson 合作設計推出 Atmos 568 By Marc Newson 空氣鐘,將座鐘的設計精髓融匯設計師流線 型設計特點,創造當代藝術與鐘錶跨業合作新格局。積家空氣鐘早已不單只是一座鐘,早已超然成為藝術品,跳脫過往我們既定的印象,糅合了當代藝術、珍稀工藝和高級鐘錶的複雜功能, 堆疊出多元藝術文化與生活別樹一幟的對話形式,近幾年也成為瑞士政府對外贈禮的首選,贈予各國政要元首、藝術家、宗教領袖,成為室內空間擺設首選,優雅地綻放百年工藝魅力。